王江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 1990
博士学位: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学, 1985
学士学位:南京大学物理学, 1981
研究领域:

资产定价理论、投资管理、风险管理、证券市场微结构、国际金融、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等


王江 : 【凤凰财经】现行金融监管体制忽略了系统性风险问题

6月22日,凤凰财经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的专访报道,他表示,目前监管的重大问题是分业监管的各个机构可能更关注自身的风险问题,整个监管框架可能忽视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系统风险问题。

王江:现行金融监管体制忽略了系统性风险问题


6月20日,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共同主办的“2017陆家嘴论坛”开幕。论坛以“全球视野下的金融改革与稳健发展”为主题。论坛期间,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接受了凤凰财经独家专访,就金融监管改革、金融去杠杆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房地产泡沫等当前四大最热的经济话题进行了分析。

现行金融监管体制忽略了系统性风险问题

从去年开始,市场上就掀起了关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讨论,从“一行三会”合并传说到建立监管协调机制,不一而足。按照惯例,今年将召开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外界猜测“金融监管改革”是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的重大看点。

“金融行业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监管方向?这个问题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解决,也很难找出一个可以借鉴的模式。历史比较久的英国在监管方面经历过几次尝试,现在也不能说找到一个最佳的模式,美国也不行,08年金融危机就是一个案例。不管是从研究角度还是从政策制定角度来讲,对于未来金融监管这个问题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答案。”王江说。

目前中国金融监管采用的是“一行三会”模式,强调分业监管。王江认为,分业的优势是可以根据不同服务对象特征提供不一样的监管模式,但在一致性方面差一点,此外由于不同板块的监管规则各方面不太一样,往往容易产生监管套利机会。

王江认为,目前监管的重大问题是分业监管的各个机构可能更关注自身的风险问题,整个监管框架可能忽视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系统风险问题。为此,他建议建立全信息的监管框架。通过这样的框架把整个金融体系的信息数据整合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建立风险分析、测度以及考虑监管模式。这种模式在美国没法实现,因为美国讲究法律隐私保护,而我们国家是可以做到的。此外,王江建议从中介和市场角度进行监管划分,

中国在探索和建立最佳的监管框架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王江分析认为,其一是因为中国金融发展历程短,白纸上更容易创新。所谓的既得利益等方面的问题并非那么难以克服。其二,相对美国,由于它本身政治和法律保护等问题,改革不容易推进,而我们国家还比较强制的。

政府隐性担保鼓励了银行加杠杆行为

近期一行三会在金融市场开展去杠杆行为,但市场似乎出现了一些过度反应,债市、股市出现大幅波动。此后,金融去杠杆的步伐似乎有所放缓。今年4月份,政治局会议首次就“国家金融安全”问题进行了学习。会议将金融安全提到了国家治理的历史性的高度。那么,当前金融安全问题是否危及到中国经济发展?去杠杆、防风险和稳增长又将如何协调?

王江认为,实际上中国银行业风险和系统性风险的问题不像西方那么严重,因为银行某种程度上有政府的隐形担保。但从政府的角度来讲,隐形担保实际上鼓励了银行加大杠杆行为,赚了算银行利润,亏了有政府接。通过政治套利来拉低杠杆,这个现象完全理解。现在面临的矛盾点是,在宏观环境处于顺周期进程中,经济可能不是很乐观,如果银行缩表,可能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从今年的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一季度经济增速6.9%,远超预期。然而进入二季度,经济数据有所滑落,多位分析称,未来经济将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近期数据显示,市场上出现了同期限Shibor与LPR倒挂的情况。

那么,目前到底是稳杠杆还是降杠杆?王江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政治判断,而不是经济和金融者的判断。现在要稳可能主要考虑GDP的增长目标等,这个可能对社会的稳定产生比较重要的影响等。在美国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GDP掉下来就掉下来,该掉的就得掉。”

王江进一步分析,这其实是近期和中长期平衡的问题,杠杆维持率高风险就高,但风险高不一定就会出问题,只是概率大。如果维持高杠杆,信贷宽松,长期对资源配置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如果放开资本管制 人民币或面临贬值

近日,美联储敲定了6月加息25个基点,同时还提出缩表。而中国央行方面,和多位分析师预测一致,选择“按兵不动”。那么,未来面临美国可能选择第三次加息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如何走?

王江认为,现在有个担忧,即美元利率上去后,如果中国利率没有提高,可能会造成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实际情况是,过去一段时间资本帐户的开放速度明显放缓,即人民币可兑款的程度又放缓了。如果真能把所谓资金外流的阀门控制住,也不用担心人民币短期的贬值压力。但长期来看,资本帐户肯定要慢慢开放,只不过速度有多快,能否保证可控还得考虑。我觉得按照目前这种管理汇率的办法,长远来看肯定不合理。

王江坦言,目前,中国如果放开外汇管制确实会产生很大风险。为什么?可能会出现大量资本外流,人民币肯定会走向贬值,最终也会对实体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可能有人不太愿意承认,但这就是真实。

如果一个国家的汇率政策从固定到基本由市场来维持兑换,由市场决定汇率多少,这个确实非常具有挑战,因为可能会给市场带来很大的冲击。日本就是一个例子。王江分析到,在慢慢放开的过程,会带来稳定的升值预期,大量投机的资本会冲进去造成股市过热、房市过热,等到一旦汇率接近市场水平的时候,“哗”一下这些钱又全部撤出去了,造成资产价格的大幅度波动,这些应该想办法避免。所以,王江认为,汇率市场化是大方向,而且应该尽快完成转变,这样金融体系才真能够跟全球金融体系结合起来。

一般来讲,在商品市场、人力市场和资本市场三个市场中,资本市场应该是最通畅的,流动性最高的。王江认为,“现在正好反过来了,东西和人可以自由流动,钱反而走不了,这是不可持续的。就算不能自由兑换,钱还是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走出去,比如贸易。现在的贸易逆差真的反应了实际交易情况吗?所以,应该找到一个风险可控的条件下能尽快完整地进行改革的方法。“



从老百姓角度来讲,面对国内资本市场和国外资本市场大的落差,如果钱投在国内,收益那么低,风险那么高明显是不合适的。同样的风险,投在国外可能收益率是国内的3倍,那为什么要投在国内?为此,王江建议,可以创新一些金融工具,在避免资本外流的前提之下能够让老百姓进行多渠道的资源配置,比如“互换交易”。互换并不是把钱拿到纽约去买美国的股票,而是跟美国机构签订一个互换的协议,我们得到标普500的收益,他们得到的是上深300的收益。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记者就近期最热的楼市问题进行追问。王江认为,楼市的价格是不合理的,尤其是像北京上海房价相当高。那么过高会给经济带来什么影响。王江认为,其一会造成很大程度资源配置失,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市场。其二可能还会带来系统性金融风险。为什么?房地产相关贷款实际上大多都押在银行的账上,一旦房地产价格下滑对整个银行来说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为什么股市价格过高不会带来系统性风险,因为银行一般不持股,我们国家是例外。这也是为什么2000年、2001年美国股市跌了40%多也没有产生金融风险,而2008年就出问题了,因为2008年股市不光跌了30%,关键是房市跌了49%,几乎所有银行都受到影响。所以对于金融系统风险,房市影响是非常大的。”




原文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622/15475409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