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慈观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学, 1991
学士学位:台湾大学哲学, 1978
研究领域:

金融伦理学、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社会责任型投资


邱慈观 : 【陆家嘴】公益金融典范:桥梁公司

97日,《陆家嘴》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教授邱慈观的观点文章,文章分析了公益金融的典范——桥梁公司,作为一家公益金融公司,桥梁寻求的合作伙伴不是只在意财务回报的传统投资人,而是同时致力社会回报与财务回报的“双底线投资人”。在挑选投资标的时,桥梁属意的是能以创新的、规模化的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的项目。

公益金融典范:桥梁公司

传统金融依效率原则,把资金导向财务回报最高处,但未必是需求最紧迫处。传统公益发挥人类同理心,以慈善捐赠及政府补贴获取运营资金,却常面对资金瓶颈,窘困度日。当金融遇上公益,需要什么颠覆性思维及创意性做法,才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今天为读者介绍的桥梁资产管理公司(Bridges Asset Management),是家公益金融的先行组织。它原名桥梁风险投资(Bridges Ventures),2002 年成立,总部设在伦敦。创办人是三位经验丰富的金融家,在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国际开发、公益银行等领域都成就非凡、声誉斐然。其中罗纳德·科恩爵士(Sir Ronald Cohen)创办了知名私募股权公司安佰森集团,而米雪儿·吉登斯(Michele Giddens)曾从事公益银行业务,对边缘人口的困顿知之甚深。

仅由名称观之,桥梁公司从事资产管理,涉及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似乎与传统VC(风险投资公司)差异不大。但重要的是,它开风气之先,巧妙运用风险投资,成功解决社会问题,让自己成为史无前例的公益金融公司!

作为一家公益金融公司,桥梁寻求的合作伙伴不是只在意财务回报的传统投资人,而是同时致力社会回报与财务回报的“双底线投资人”。在挑选投资标的时,桥梁属意的是能以创新的、规模化的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的项目。

桥梁是英国第一家对资金赋予社会影响力的公司,这符合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ing)的愿景,只是当它成立时,该名词尚未出现,而这也反映了桥梁的先知灼见。事实上,影响力投资在2007年才首度被使用,此后这种投资方式渐形瞩目,受到青睐。

桥梁把社会问题凝炼,而聚焦在四个主题:服务不足市场、教育与技能、健康与生活、可持续环境。

在服务不足市场方面,桥梁以长期被摒除在主流市场之外的社群为切入点,如贫困社区及低收入人口,透过资金来为其创造高质量的服务与就业机会。在此过程中,桥梁的合作伙伴有营利者、非营利者及地产开发商,而产品有健身房、平价住宅等。

在健康与美好生活方面,桥梁针对人口老化、长期疾病及医疗短缺等问题,借由资金的力量来提高民众的健康及生活质量,而具体方案则如建立居家服务的长照系统等。

在教育与技能方面,桥梁针对学前发展、少年辍学、留守儿童、技能落差等问题,以资金来支持创意解决方案。

在可持续环境方面,桥梁与建商合作,针对坐落于废置区的破落建物,将其改造为绿色建筑后,再辟为学生宿舍、公共空间及购物中心,以供当地民众使用。

桥梁基于投资主题、资金阶段、报酬模式等特质,依据一种多基金策略而成立了四档基金:成长基金、地产基金、社会企业基金与影响力债券基金。成长基金所投资之标的,其商业模式能同时实现高成长潜力及高社会影响力。这档基金最初仅一只,后增至三只,其回报率可高于市场。

地产基金的投资哲学与上相同,但主题落在地产行业,最初亦仅一只,后增至四只。

社会企业基金的投资则强调影响力优先,特别是当财务回报与社会回报难以兼顾时,而其回报率通常低于市场,即所谓的“让步回报率”。

影响力债券基金只投资影响力债券,而这类债券具有“成功才付款”的特质,当项目未达默认标准时,付款方(政府)无需出资。

2002 年桥梁初创,管理4000万英镑的资产,十年后的 2012 年,它管理的资产增为2.75亿英镑,增长了近6倍。近五年资产又再增加,增长了三倍。

当然,关切回报率的读者会问:桥梁的投资绩效如何?社会回报与财务回报之间有折中吗?实际上,聪明的读者从前面谈的投资策略,大概已猜到答案:在社会回报与财务回报并重的项目里,桥梁的投资绩效好,且无需牺牲财务回报;但在社会回报优先的项目里,财务回报确须做出牺牲。

壹健身房(The Gym)就属于无需牺牲财务回报者,它不仅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且又创造了高于市场的回报率。这项目符合桥梁的两个主题 —— 服务不足市场及健康与生活。

当项目处于构思阶段时,英国健身房普遍针对中高端客户,健身房里除了一般运动器材外,还有泳池、蒸汽浴及按摩等设施,造成会费高昂,而非低端客户所能及。另外,健身房多设在富裕地带,依惯例把客户锁入年度合同,费会高,弹性低。

就健康角度看,规律运动有预防医学的效果,不仅能抑止慢性病,还可有效控制体重。肥胖是都会人口面对的一项挑战,特别是低收入民众。统计显示,个人的自我形象与肥胖问题负向相关,而低收入者常自觉不如人,自我形象较差,因此也面临较严重的肥胖问题。

桥梁的愿景是,平价连锁健身房:一间间低会费、高弹性的健身房,遍地开花地出现在低收入社区。为压低成本,使人人付得起,平价健身房不设泳池及蒸汽浴。为配合低收入人口的 职业(如大夜班),平价健身房 24×7 营业,从不打烊。为适应低收入人口的所得模式,平价健身房不绑年度合同,而与顾客签月合同。桥梁原想自行孵化这个平价连锁项目,此时却遇上了一位熟悉健身行业的企业家,双方想法不谋而合,而成功创立壹健身房。

透过成长基金,2008 年桥梁首度投资壹健身房,2010 年增资。2008 年壹健身房开张迄今, 已有80个连锁据点,42万名会员,而首度使用健身房者占了其中 1/3。会员月付10英镑, 仅及传统健身房的1/5。桥梁前后共出资1750万英镑,2013 年出脱部分持股,内部回报率 50%,远高于市场!事实还不止于此,2015 年壹健身房在伦敦股票交易所IPO,而以上市价格计,桥梁的获利是当初成本的5.8倍。

看到这些数字,有人不免会问:VC的获利一般都很高,桥梁与传统VC有何不同?这正触及了问题的核心:桥梁在意投资的社会影响,而强调财务回报的传统VC则未必。实际上,桥梁开发了一套评量工具,从影响力的针对性、资金的外加性、财务及社会回报的调和性,以及环社危机等四个维度,对各投资项目的社会影响力予以评量及追踪。另外,它还成立了桥梁影响力基金会,对使命做出监督,以防止组织偏离使命。历年来,桥梁都对基金会挹注其获利的一成,使基金会成为公司的多数持股人,以确保桥梁能真正地透过金融来完成公益使命。



原文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coverstory/2017-09-07/doc-ifykuffc4113356.shtml?qq-pf-to=pcqq.c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