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都柏林学院大学金融学, 2004
硕士学位:阿伯丁大学金融与投资学, 2000
学士学位: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经济学, 1994
研究领域:

行为金融,市场微观结构,国际金融市场


吴飞 : 【中国房地产金融】家族办公室崛起

近日,《中国房地产金融》刊发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吴飞的采访报道,他在采访中表示,家族办公室服务范围广泛,不仅具备资产配置功能,涵盖家族事务管理、风险管理或税务信托等方面的规划,一般财富管理机构无法相比。

家族办公室崛起

10月10日,《2018年胡润百富榜》正式出炉,马云家族以2700亿元财富登顶榜首。值得注意的是,前十强排名虽然没有太大变化,但除了何亨健何剑锋父子、严昊家族,新晋的雷军、王文银家族外,其他富豪的财富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缩水”。

随着私人财富的不断增长,高净值人群普遍关心的是,如何在实现财富增值的同时做好保障规划,包括财富与事业的跨代传承。在这一点上,欧美国家盛行的家族办公室无疑提供了解决方案。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吴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家族办公室服务范围广泛,不仅具备资产配置功能,涵盖家族事务管理、风险管理或税务信托等方面的规划,一般财富管理机构无法相比。

发展现状

吴飞告诉记者,国内家族办公室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属于一项新兴的商业模式。目前市场以联合家族办公室为主。来自交大高金和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合发布的《中国本土家族办公室服务竞争力报告》中数据,本土家族办公室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67%成立于2011-2016年间,半数以上成立于2015-2016两年间。其中信托背景的家族办公室占比最高,达到39%;商业银行和律师背景各占25%,企业家背景占21%。

由于单一家族办公室在隐私性要求方面偏高,相关研究报告较少。虽然无法了解其具体规模,但吴飞介绍了当前几类运作模式:一种是以独立资金在家族之外成立公司进行投资,一种是在企业内部设立专业的部门进行投资。

“也有的家族选择将两种模式相结合”,吴飞表示,“美的就是典型”。公开信息显示,何享健家族除通过上市公司美的集团(000333)投资外,其子何剑锋创立的盈峰集团也是渠道之一,成功运作的案例有顺德农商行、易方达基金、开源证券等。至于最后一种模式在形态上更像是“俱乐部”:起初高净值人群通过兴趣、爱好聚集在一起进行投资,形成规模后成立投资平台,主要关注私募股权类方向。

那么如今在国内金融去杠杆和严监管的背景下,家族办公室的投资组合是否会发生改变,以应对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吴飞认为,当前流动性趋紧主要体现在企业端,而非个人;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如果做好了资产隔离,受到的影响是比较小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高净值人群就不需要强化风险防范意识了,吴飞表示,“做投资应当在资产组合中注重资产配置,多元化布局,而不是单纯地把资金投进某个项目或者某一资产类别。”据他的调研,高净值人群目前看好股权投资方向。

传承短板

但与财富保值增值形成对比的是,国内家族办公室在财富与事业的传承方面做得并不完善。”尤其在指导高净值人群做好遗产规划这件事上,很多富豪不仅没有做任何的遗产规划,甚至连遗嘱都没写。“吴飞表示,这样做的后果往往会导致风险来临之际家族成员间内讧,不利于企业健康持续地发展。

在这方面,香港几大豪门家族已进行成功试水,有的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吴飞介绍道,如新鸿基地产创始人郭得胜在世时就将公司股权装进信托基金,且信托要求不可撤销、不能拆分,因此后期三兄弟即使内斗不断也没能走向“分家”境地,母亲邝肖卿仍然保持着控制权。李嘉诚在自己84岁时向媒体公布了财产分配安排,长子李泽钜接掌长和系上市王国,次子李泽楷则获得现金支持。他曾表示,相信兄弟俩在业务和财产上都没有冲突,“打架都不关我事,爸爸已为他们想得这么尽,一定有兄弟做。”

值得关注的是,李嘉诚的“分家”方案堪称富豪范本,对李泽钜的培养也属于教科书级别的,但并不是每位高净值人士都能培养出李泽钜式的继承人,子女教育仍然是家族传承中的痛点。吴飞解释道,首先上一辈没有足够的精力可以投入,其次如果放在企业内部需要寻找相应的”载体“,放在企业、家族体系之外要考虑具体的模式和计划。

“如李锦记家族宪法中就明确要求,下一代进入家族企业之前,必须在家族外的公司工作3-5年,且聘用程序和非家族成员相同。“吴飞表示,现在很多企业家都愿意把子女放到外面培养,不仅有利于开拓视野,还能快速了解市场,之后再回来“接班”。家族办公室恰恰能承担起其中一系列工作,除了“量身定制”培养计划外,家族办公室还可以安排出国留学、移民申请等。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伴随高净值人群数量的持续增长,对家族办公室的需求会呈现扩大态势。但就目前行业环境来看,市场上已有的家族办公室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由于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很多家族办公室仍然在从事着三方理财业务,向客户销售高风险产品。

为此,吴飞认为需要加强法律监管,在学习西方先进经验的同时摸索出适合国内客户的商业模式。最后则是加强人才方面的培育,也可以推出相关认证体系,他解释道,”家族办公室往往要求的是高端复合型人才。“

”总体来说,国内家族办公室仍然朝着健康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吴飞总结道,”虽然按照行业要求,需要具备的东西很多,但每个机构不一定要’大而全’;可以做精做细,与别的机构优势互补,实现共享经济。“



原文链接: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181119988056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