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宁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耶鲁大学金融学, 2003
硕士学位:康奈尔大学管理学, 1999
学士学位:北京大学国际金融学, 1997
研究领域:

行为金融学、卖空、破产和财务困境、公司财务、大中华地区的金融市场等。


朱宁 : 【经济观察报】2019年,更加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

3月9日,《经济观察报》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朱宁的专访报道,对于2019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亮点,朱宁作出了解读。

对话朱宁:2019年,更加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 | 商学院看两会

在朱宁看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有三大亮点:

1.GDP增长目标再次设定为一个区间,而不是一个具体的数字。这既反映了整体经济正在转型和放缓的现实,同时也反映出对于经济增长速度不像原来那么关注,更关心的是经济的高质量增长和柔韧性。

2.今年报告中减税的内容是一个亮点。因为当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可以通过货币刺激政策或财政刺激政策促进经济增长。而如果用财政刺激政策,可以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或减税的方式,其中基础设施投资是我们过去比较常用的做法。这几年,我们开始比较多的强调减税,这样做一方面可以避免在基础设施投资中可能存在的一些扭曲和浪费;同时也可以给更多的企业和居民带来实际的好处,能够从微观层面、从需求方进一步的推动经济发展。

3.金融领域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和科创板的设立也是一个亮点。科创板的推出,也许能够一石多鸟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投资者情绪的问题、中国金融行业进一步改革开放等问题等等。

|对话|

经济观察报:如何看待2018年的经济发展数据?

朱宁:2018年的成绩主要是三大块:第一,在全球贸易环境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经济仍保持了比较高的增长速度。

第二,金融防风险或者对杠杆的控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2018年的杠杆率没有进一步的上升,这对化解金融风险,稳定经济是比较重要的。

第三点,在扶贫和民生问题方面持续发力,有一千多万人脱离贫困,同时在医药和创新药都有一些新药能够纳入到社保体系,这不只是经济增长,同时也顾及了民生。

经济观察报:报告中介绍了2019年社会经济发展目标及政府工作任务,可以看到哪些新的变化?

朱宁:政府工作报告介绍了2019年的工作任务,其中三大方面的变化较为突出。首先,在减税、降费方面有非常大的变化。2018年我们也讲到减税,但是可能在具体解决的过程中,或者在落地的过程中,减税带来的幸福感并不是特别强。所以今年继续提,而且给出了比较具体的指导,比如增值税下调3%,可能对于企业和居民家庭都会是切身的强烈感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此外,和去年相比,今年投资的总规模增大了不少。这是很值得关注的,一方面,说明我们保增长的力度在逐渐的增加;另外一方面,又重新提出了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对于这些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它们的融资渠道、融资方式,以及对于地方政府财政的要求,都会比原来要强。

所以,一方面,可能财政发力力度会比较大。第二方面,新的财政法可能会提出纪律性更强,或者更负责任的借贷。所以我希望既能达到促进经济的目的,同时又不会对现在已经比较高的负债水平形成太大的压力。

第三,民生方面,提到了教育、医疗,此外关于提速降费等方面,都是真正能够惠及民生的实际改变。

经济观察报:2019年经济发展的目标预期,会带来哪些直接影响?

朱宁:主要是三方面的影响。首先,经济增长速度在逐渐的放缓,这对于就业,对于企业的投资都会产生相应的影响,这点和之前几年相比有了比较大的变化。

其次,地方专项债从去年的1.35万亿增加到2.15万亿,这些是在预算外的特殊专项债。一方面,说明整个财政的发力的力度比去年要更大;但另外一方面,对于整个债务市场会形成一些新的压力,包括融资的整体利率水平,以及整个国家层面的负债水平。因此,这两者之间寻求一个比较好的平衡是很重要的。

第三,财政赤字率上升了0.2%,这也反映出,通过财政预算的方式,进行更加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可能是作为中美贸摩擦对经济的影响的一种补偿,这样能够保证短期经济增长速度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经济观察报:2019年经济增速可能会放缓,是否会对就业产生影响?

朱宁:政府工作报告把稳就业作为重点任务。一方面,我们正在经历经济结构调整,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自身,对失业率会有更强的消化能力。比如,服务业对于劳动力的吸收能力比较强,城镇化的过程中可能对于吸收劳动力有更好的效果。

另一方面,政府对创造就业会下更多的功夫,出台更多的扶持和优惠政策。随着经济下行,今年的就业情况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不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经济观察报:今年的工作报告中防风险的篇幅明显增多,怎么理解?

朱宁:第一,可以反映出,自去年开始的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工作重心和重点并没有发生转移,从政策角度来讲,仍然对于风险给予高度的关注。

风险有国际和国内两方面的来源,国际上,美国联储加息的周期和缩表的进程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中美贸易摩擦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特金会对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带来的影响也还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全球的宏观经济形势,贸易环境和金融市场都有很大的变数,这种输入型的风险是风险的一个来源。

第二,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原来的一些矛盾可能会在今年体现的更加突出,债务的问题、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以及激励的问题可能都会体现的更为明显。这既反映了我们对于风险持续的高度关注,也反映了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存在的内外的不确定性,面临着许多客观上的挑战和风险。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客观的也比较现实的一个认识。

同时在今年的政策制定过程中,政府可能存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的意愿。但是从刺激的力度和速度上,可能都会相对比较均衡,实现稳健的刺激,而不是大水漫灌。现在总理讲的更多的是在平衡风险的前提下,进一步地保风险或者维持经济稳定。

经济观察报:对2019年房地产市场怎么看?

朱宁:2019年房地产市场是可能一种“欲松还休”的状态。事实上,三四线城市的一些限购政策、二三线城市的一些落户政策以及一线城市的一些房贷政策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松动。从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和经济保增长的角度分析,都有松动房地产市场的冲动和需要。

但是,要看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因此不会特别明显的放松,但今年一定会有不同程度的对于限购政策的放松。在大环境下,今年可能仍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房价的上涨。



原文链接:http://www.eeo.com.cn/2019/0309/3498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