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欣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明尼苏达大学金融学, 2005
学士学位:华中理工大学经济学, 1996
研究领域:

会计与资本市场,公司财务,证券投资策略


陈欣 : 【央视财经】财报中的“危”与“机”

8月16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做客央视财经频道《交易时间》栏目,详解财报中的“危”与“机”。

陈欣在节目中指出,随着A股市场近期的走弱,不少上市公司出现了“暴雷”事件,部分还是市场原本认为的“白马股”优质上市公司,投资者遭受了重大损失。这些公司“暴雷”的核心,是出现了市场未能预见到的重要信息,对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判断产生了较大负面影响,从而导致公司的股价大跌。

细细梳理,近期的“暴雷”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一是上市公司造假被监管证实导致“暴雷”

以康美药业和康得新为代表,此类“暴雷”给投资者带来的杀伤力最大。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在2019年4月底市值超过500亿元,如今只剩150亿元左右。康得新的市值则从2018年5月底逾700亿元的市值下跌至近期停牌前的125亿元。上市公司被发现造假意味着此前市场对其估值全部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之上,其真实价值可能会相当的低。比如,康得新涉嫌四年虚增利润119亿元,公司可能没有真实盈利能力,资产负债状况又较差,也就是上市公司的壳还有些价值,股票还面临下一步退市的风险。

二是业绩不达预期导致的“暴雷”

7月30日晚,涪陵榨菜披露2019年二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同比降低16.2%,次日其股票跌停,之后持续下跌,股价从暴雷前的28元下跌至8月13日收盘的21.59元。无独有偶,7月14日东阿阿胶预计其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将同比下降75%-79%,之后股价也大幅下跌。尽管公司并未亏损,但市场反应激烈。主要原因是高估值导致容错低,市场此前给与消费白马股较高的估值,隐含了较高的长期增长率,一旦业绩增长反转,对其内在价值带来负面影响较大。

对比起来,有些公司的亏损远大于预期,但市场的反应并不剧烈。比如天神娱乐在今年1月30日披露其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亏损将远高于预期达到73-78亿元,市场仅报以一个跌停,在2月1日之后反而开始了大幅上涨。

需要理解,在我国当前面临的经济下行周期,业绩层面的“暴雷”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司的主动选择。

三是信息披露存在瑕疵

日前一家公司被媒体曝光在欧洲建设8年、投资6.7亿元的研发运营中心只是个酒店。8月1日其股价仅下跌了2.22%,在其董事长发布回应媒体的不当言论后的8月2日下跌8.81%,总体上市场反应不大,且下跌后股票价格还有较大反弹。对比起来, 7月13日,这家公司发布2019年度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盈利比上年同期下降超过60%,下一个交易日股价跌停。可以看出,此类信息披露方面的“暴雷”如与公司的长期盈利能力和价值相关性不大,市场并不太看重。

四是债务违约导致的“暴雷”

今年以来不少上市公司出现了债务违约的问题。比如,2019年3月18日东方金钰公告宣布无法支付5250万元利息的“17金钰债”。3月25日天翔环境公告未能如期兑付“16天翔01”本金和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但市场对于此类“暴雷”信息并不敏感,东方金钰在下个交易日3月20日反而以涨停收盘,天翔环境在3月26日也仅下跌5.4%,之后很快开始反弹。这与在成熟市场股票对于违约事件的反应大不相同,部分原因是我国在对于债权人的保护以及壳的价值方面具有较为独特的制度环境,

由此可见,A股市场的“暴雷”负面事件根据其种类的不同,对于公司股价的影响也不一样。即使是同一类“暴雷”事件,市场的反应也可能相差较大。



原文链接:http://tv.cctv.com/2019/08/16/VIDEGupcKlhgKlGSTyu9Foq11908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