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信:用“爱和责任”改善金融生态
发布时间:2016-11-25 浏览次数:1449次

硬汉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百万宝贝》里说:“仅仅强悍是不够的。”(Tough ain’t enough。)


毕业典礼即将开始,近60名“新鲜出炉”的金融硕士(MF)身着学位服互相交谈,激动而兴奋。一位身着深蓝色简约西装的男士健步走到台前,健硕、干练。他就是学生们翘首以待的“导师”张纯信。


作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以下简称“高金”)金融硕士项目主任,张纯信教授带出了年薪上百万的毕业生,但他更重要的使命是要把“爱和责任”装进金融,要让他的一个个毕业生成为星星之火,去“燎原”整个金融生态链。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毕业生们了,稿子依旧提前准备好,但到结尾处,张纯信还是难掩激动:“在尊重、钦慕和爱中,爱是最难能可贵的。爱代表了你的属性——你对于周边的人和整个世界的意义。你必须关心别人超过你自己;你必须与社会和国家的弊病作斗争;你必须使用你的热情,设定目标并发奋努力地去付出——去改变世界以使之更美好。”




这是张纯信对毕业生们的寄语和期待,也是六年前他回国时的心境,是他放弃康奈尔大学的教职和美国的优渥生活毅然回国的最原始动力,他要用“爱和责任”打造国内金融硕士教育的“迦南地”。


一个广告引起的金融思考
张纯信本科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获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和工程与应用学院电机工程双学士,之后他又专攻金融,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金融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康奈尔大学任教。


张纯信坦言,接触金融,如同打开“纳尼亚”大门,让他看到了全新的世界。“金融学是真正的社会学,全世界各行各业都会牵涉其中,是名副其实的‘全民运动’。”


“全民运动”激发了张纯信对于其研究领域的思考——既然主体是人,那对于人类心理和行为的研究是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提供金融决策?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市场上各种异常现象的累积以及人们对金融异常现象研究的日益重视,标准的金融理论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一批力图解释金融市场实际行为的全新金融理论逐渐兴起,行为金融理论就是其中之一。至90年代,行为金融兴起,开始在微观经济层面,即公司和个人行为层面发挥影响力。




“研究终究为了学以致用。”张纯信的理念是,通过研究,让大众、股民、员工、公司领导层了解人类的一些天性和自然倾向在资本市场、投资决策、公司治理中会产生的后果,让他们更理性地做出金融决策。


2008年2月1日,NBC播出了“Do Super Bowl ads get you to spend money?”的报道,提醒观众在观赛的同时不要被广告影响而做出冲动的投资决策。这背后的理论支持来自张纯信等发表在《Economics Letters》的论文“A Test of the Representativeness Bias Effect on Stock Prices: a Study of Super Bowl Commercial Likeability”。


当年的超级杯广告,费用就已高达30秒300万美元,每秒100,000美元,是10年前的一倍。即使广告费一路飙升,还是有35家公司竞相争抢。


“超级杯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每年周日盛会。对于公司来说,超级杯不仅是营销的黄金时机,而且或许还能帮助推高公司的股价。”


张纯信对1989-2005年的17届超级杯期间播出的529支广告进行研究,对比USA Today的“Ad Meter”数据,发现超级杯之后的星期一,广告收视率较高的公司股价会有明显上升,并在之后的一个月超出标准普尔500指数3%。


“3%是什么概念?当年可口可乐公司市值是990亿美元,3%就相当于近30亿美元的附加值,对于公司来说,这个广告很值。”



一方面,张纯信的研究给公司带来了切实可行的营销依据;另一方面,也揭示了股票市场参与者的非理性。


“我股票收益会完全基于投资者对广告的喜爱程度,而不是公司业绩指标,所以这种反应是非理性的。如果受欢迎的广告会推动公司销售,那么股价的上升是有理可循的,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在张纯信看来,这种非理性行为属于选择性偏差(Representativeness Bias)。当做出投资决策时,股民不是考虑公司的长期价值,而是因为广告。


“这种非理性的选择性偏差会出现在我们生活的几乎每一处,这其中有人类的天性,但在资本市场,这些心理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我们有责任提醒股民。”


这个研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继NBC后,全美知名媒体如福布斯、今日美国等都对此进行了不同角度的报道及引用。


让张纯信操心的不仅是超级杯上的广告可能带给投资者的影响,更有大洋彼岸的中国。2008年,中国股市从6000多点一路下滑至1749点,面对家人、朋友、机构的咨询,张纯信意识到国内金融生态的普遍问题,他开始心起涟漪,不再平静。


“欧美资本市场起步早,相对较为成熟。我们的A股市场,散户占比大,交易的非理性因素更为凸显,加之各种原因,导致我们A股市场波动幅度更大、低迷的时间更长。”


一直活跃在行为金融学前沿,希望公司及个人在资本市场的投资更为理性化的张纯信隐隐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


“你必须使用你的热情,设定目标并发奋努力地去付出——去改变世界以使之更美好。”



责任之源
乔布斯说:“你过去的点点滴滴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和因缘.......”


70年代,张纯信的父亲带着全家去美国打拼,张纯信在美国出生。在他的记忆中,当时在异国他乡,有过不平凡的奋斗,也经历过文化冲击,但家人乐观、家庭温暖。


张纯信的母亲是位心理咨询师,从母亲身上,他发现原来个人可以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哪怕是治愈一个人也会让世界多增一份美好。“当时我想,如果今后从事的工作既可以结合自己的兴趣、又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那该多好。”


90年代,家中爷爷年纪渐大,孝义为先,张纯信随父母回到台湾,陪在爷爷身边,弥补多年的分离之苦。


因为受家庭从事公益活动的影响,张纯信早在15岁读高中时就展现出对公益的兴趣。这个热情、极富责任心和感染力的小男孩带动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在学校的支持和认可下,创立了学校的环保组织GAA(Global Awareness in Action)。


“当时纯粹喜欢,也觉得有必要去做。”为了使这个高中生自发组建的环保组织产生更大范围的影响力,作为GAA主席的张纯信发动各个学校参与公益环保项目。在他的带领和推动下,各高中纷纷响应,每校派出一支队伍,集中开会,就不同议题开展民主讨论,撰写报告及行动要点,并在各方支持下进行方案的实施和落实。


针对天然降水的有效利用,张纯信带领的GAA成员们在台湾的高楼上建立了集水机械,储存了大量的雨水以供冲厕、绿化等杂用,为各商户省下大量的水费及电费,也让他们进一步意识到了环保的重要性。除了这项“高中生自建中水系统”项目外,张纯信还带领GAA成员开展了一系列的环保公益项目,如垃圾回收利用等。


这时,爷爷在张纯信的身上看到了家族传统的“一心为公”的影子。“我记得爷爷跟我讲,‘医生治人,是为一个一个地治,如修车一般;而治国,则是一批一批地影响,如同老师可以影响一代一代的人,对社会做出更大范围更长远的贡献。’”


“现在回想起来,从小家庭环境的影响多少造就了我的‘大我’,像爷爷说的一样,要为国家做事,08年那种隐隐感受到的不平静或许也来自于此。”


领悟到自己人生追求的张纯信迎来了机遇。2009年,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初创,在学术委员会主席(院长)王江的带领下,一支国际化的教授团队快速组建,成员几乎清一色是来自以美国为主的海外名校的华人教授。


在高金的邀请下,张纯信放弃美国的事业和成就,毅然回国,在高金这所国际化金融学院开始了他的研究和执教生涯。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打造健康的金融生态圈需要从新鲜血液的输送开始抓起。”张纯信明白,高金这个拥有真正顶尖师资的平台,可以吸引一流生源,而通过对金融新人的培养,终可为全国各地的金融业输送优质人才,从而逐步影响和改善金融生态圈。

挑战mission impossible
自2009年起,在张纯信和其他一批海归教授的共同努力下,高金(SAIF)金融硕士(MF)项目在短短几年中就发展成为国内同类项目的领先者,毕业生连续六年实现100%的就业率,平均起薪连年高居全国前列,2015年更是更创下了22.6万元的历史新高,其中最高年薪达百万元之巨。


这些数据让人惊羡,但对张纯信而言,漂亮的数据却并非全部,他更希望看到的是一群不仅学识丰富、强悍进取,而且正直、有责任感的学生。


“我们在做的也许是一个mission impossible的事情,但还是要做。中国的金融业起步晚,在品德、专业度和做人谋事等软实力方面,未来的金融从业人员越早受到正确的指引越好。我们不希望他们在职场上犯规了或是受到惩罚之后才来补上责任这一课,这会影响他们的职业生涯,而且代价太大。”


张纯信坦言,当下的金融市场上,真正的专业人才十分稀缺,这导致整体市场浮躁。有了一两年工作经验就开始操盘了,结果操盘输到零的例子不是没有。


“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是整个市场成熟度的问题。市场越浮躁,越要加强责任意识的培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就是为什么要这么强调学生的责任意识。” 张纯信表示。


在实际工作中,张纯信首创行动教学,并组建行业顾问委员会(IAB),把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浦东发展银行行长刘信义、日月光集团董事总管理部总经理陈昌益和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晓升等众多业界大佬“纳入”教学大纲,邀请他们和高金教授共同开发SAIF MF项目课程,以确保学生的知识紧贴行业发展的需要,而更重要的是希望学生通过与业界领袖的接触,了解行业领袖的工作态度和为人处世,提升职业素养。


“当晚上11、12点,这些委员还在通过电话指导项目的时候,学生会意识到什么才是责任感。 道德观和职业素养是我们最看重的部分,这才是可以支撑学生在金融路上走得更好更远的基石。”


为了培养学生的道德观和责任心,张纯信领导下的高金金融硕士项目还专门开创了社会责任系列(Social Responsibility Series,“SRS”)课程。


如同张纯信高中时的环保组织一般,他为学生提供平台和支持,让他们成为这门必修课的全权负责人和主导者,负责所有的分组组织学习,业界导师邀请、接待,话题的甄选拟定,和案例的分享探讨等。于张纯信而言,仅仅课堂学习是远远不够的,他希望看到同学们将责任意识落实到课堂之外的行动中、落实到今后的职业生涯中。


令人欣慰的是,在张纯信通过各种形式的“灌输”下,他的学生们开始有了行动。


2014年秋天,五名SAIF MF学员组成了teleStory团队,参与世界上致力于社会公益的最大创业类学生竞赛 - 霍特奖的角逐,后者也被称为“改变世界五强创意之一”。


怀揣着在未来五年改善全球一千万贫困儿童学前教育质量的梦想和使命,teleStory利用云通讯技术给贫困地区的父母打电话,通过电话播放故事录音,让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不识字的父母,只需非常少的成本,就能订阅到用本地语言朗读的语音童话书,陪伴孩子度过一起聆听睡前故事的亲子时光,让孩子既增长知识,又体会到家庭的温暖。


凭借出色的创意,teleStory团队击败了剑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北京大学、东京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等38支参赛队伍,一举获得亚太区冠军,成为首个在该奖项上进入全球总决赛的中国大陆团队。


尽管最终与一百万美金的霍特奖启动基金擦肩而过,但在张纯信的指导和帮助下,teleStory团队得到了国内一家投资公司的资金支持,开始了项目的真正落地。


“虽然没有拿到全球总冠军,但我们的想法成为了实际行动,我们切切实实推广了公益项目。如果没有SAIF MF对社会责任心的倡导,我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队员之一的龙春宏由衷感叹。


通过在湖北省大悟县阳平镇和印度的多个月的实践,teleStory已经开发了6种不同语言的产品,这些产品已经为60所学校所采纳,成功为超过 1,500个孩子带去睡前故事,。依托云技术储存和传送语音图书,teleStory团队希望使其项目在三年内覆盖一百万贫困地区的儿童,五年内则达到一千万之多。
学生们的行动让张纯信深感满意,因为“他们在认真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能以国际化的视野和责任意识,主动关注全球性的共同挑战,并为此出谋划策。”


同学们的举动让张纯信感到他所推崇的把“爱和责任”装进金融的愿望是有可能实现的。


“我希望我们能培养出一代代自信、强大、富有大爱和责任感的金融新人,从长远彻底改善我们的金融生态。” 张纯信重申了他心中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