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盛松成司长做客SAIF·CAFR名家讲堂 讲解社会融资规模与货币政策传导
发布时间:2016-04-17 浏览次数:473次

12月1日,SAIF·CAFR名家讲堂迎来又一位重量级嘉宾——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盛松成司长,尽管傍晚的申城下起了绵绵细雨,但达通广场三楼大礼堂坐无缺席,讲堂吸引了两百多名观众,在盛松成司长生动有趣的演讲中,现场气氛热烈、互动频频。

盛松成司长,曾任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1996年1月起,先后任央行上海市分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办公室主任,绍兴市中心支行行长,上海市分行副行 长,上海总部调查统计研究部主任。2007年8月任央行沈阳分行行长,党委书记。2010年8月至今任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

盛松成司长首先在演讲中提出,货币政策有四大目标,即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国际物流平衡和就业以及管理。中央银行通过一定的手段传达政策,来达到它的最终 目标,但是中央银行的操作是没法直接达到最终目标的,要有一个中间目标,中央银行通过它的货币传导影响中间目标,中间目标再来影响四大目标。

他解释,我们用的货币供应量包括M1、M2、M0,其中,M2是主要目标,这是数量型的,而利率是价格型的。在美国,长期以来曾经是一个以数量调节为主的 一个国家,它在80年代的时候主要是以M2作为它的中间目标,但是从80年代以后逐渐的发现M2不行了,它又放弃了,因为作为中间目标要有几个条件,第一 它必须和最终目标有相关性,中间目标变化以后必须要影响最终目标;第二它必须可测性;第三是可控性,央行可以通过手段控制中间目标,然后通过控制中间目标 的变化调整最终目标。

盛松成司长认为,中国有一个特殊情况,长期以来不仅以M2为调控目标,同时还以人民币贷款为调控目标。因为在美国只有M2的调控目标,那么,M2是什么? 他进一步解释道,M2、M0、M1都是金融机构的负债。M0就是现金,就是中央银行的负债,如果在金本位条件下可以拿人民币到中央银行来换现金的。M1则 是在M0的基础上加上商业银行的活期存款,其叫做狭义的货币供应量,而M0、M1加在一起就构成了流动性和购买力。

“你可能会问M2既不是购买力,又不是流动性,凭什么作为我们调控的中间目标,这么重要,大家都盯着它?”盛松成司长指出,M2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商业银行 的定期存款、储蓄存款可以非常容易的转化为现金,它很快的也能够转化为活期存款,它是一个现实的和潜在的购买力,对社会的流动性购买力的影响特别大,因 此,我们长期以来把它作为我们的货币政策中间目标。

盛松成司长还表示,目前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已经13万亿了,最关键的是除了人民币贷款以外的其他组成部分增长的非常快,比如说企业债券,去年是1.3万亿, 到现在为止已经发了1.8万亿,他估计2012年全年会突破2万亿企业债券,对企业来说都是流动性。还比如说信托贷款,去年全年信托贷款才两千多亿,但是 到现在为止快8000亿了。信托贷款是通过一个中介机构来贷款的,而不是直接的通过银行来贷款,但是对企业来说完全一样。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只死盯着人民币贷款,还说贷款多了还是少了,最后的结果就会对我们的中间目标产生模糊。就会弄出一个不怎么靠谱的中间目标 来,所以我们引入了社会融资规模指标。”盛松成司长指出,社会融资规模是指一定时期内每月、每季或每年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这里的金融体系 是整体金融的概念,它被视为是全面反映金融与经济关系,以及金融对实体经济资金支持的总量指标。

谈及社会融资规模与货币政策关系,盛松成司长表示,M2的目标是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什么是合理?货币政策监测指标中,中间变量和中间目标是不同的, 中间变量变化以后引起了社会整个资金的变化,当然会影响物价、就业等等,而监测指标和中间目标必须具备可测性、相关性、可控性这些要求。

本次讲堂由我院中国金融研究院费方域副院长主持,演讲完毕后,台下观众提问踊跃,盛松成司长还就利率市场化、货币发行、M2增速、影子银行、社会融资规模等一系列问题与现场观众进行互动交流。

活动日历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