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宁教授做客SAIF·CAFR名家讲堂 聚焦金融改革与中国经济转型
发布时间:2016-04-17 浏览次数:690次

5月18日,我院副院长朱宁教授担任 SAIF•CAFR名家讲堂主讲嘉宾,围绕“金融改革与中国经济转型”发表主题演讲,他就中国经济所处的现状、面临的挑战、 转型的重要性以及中国金融改革所遇到的问题作出精彩解读,并与在场听众进行热烈互动交流。

“中国的宏观经济在三十年里面最主要的三驾马车就是外贸、投资、消费,这三驾马车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在改革最初的时候,其实 消费对经济是最有贡献力,那时候的消费增长对整个经济的增长速度大于50%,最近一直在讲经济增长模式需要转型,为什么需要转型呢? 因为在2012年的时候消费增长下降了。”朱宁教授一针见血地在演讲开首指出。

朱宁教授进 一步分析道,随着其他东南亚或者低成本国家的经济发展也逐渐以外贸型为导向,中国的外贸在国际上如果不是靠退税和补贴的话,就会发 生很大的改变。“如果跟踪宏观经济的话会发现曾经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对台湾的出口下降16%,我们整体的外贸数额其实是上 升了10%,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大陆对香港地区的出口上升了70%,这个数据引发了国内很多的专家,国际很多投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的高度关注,无论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和我一样,都意识到我们的外贸面临的一个出口的压力。”对于消费,朱宁教授认为,中国 下一步的经济发展要靠内需来拉动,但是为什么拉不动?“因为我们很多的可支配收入,在交了税收之后,在付了相应的生活成本之 后,在购买了高昂的房价之后,我们居民没有更多的钱来付,因为最后决定消费的不是收入的增长,而是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而且在整个所 有的GDP增长里面,居民的收入增长是最慢的,从短期来讲,除非我们的经济先转型,否则不可能大规模地提升的。首先创造出更多的消费 ,以帮助我们经济转型,还是我们先完成一部分的转型来刺激和吸引消费者进一步的需求,这一点并不是很明确。”他指出。


投资是大家非常耳熟能详的一项推动经济的增长方式,“在2009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推出了什么样 的政策呢?4万亿,除此之外,通过融资平台和一系列的债权和融资,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创造出来的财务是18万至26万。”朱宁教授 将之与美国量化宽松比较,“美国和中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第一、美国的经济体仍然是我们的一倍以上,第二、他创造出来的货币 量不会停留在本国内,第三、美国在进行了大量的量化宽松之后它并没有引发国内的通货膨胀,那么这一点其实在中国和其他很多的新兴市 场相反,我们拥有很多的资本管制,所以我们创造出来的货币量不能很广泛地流动到市场上去。”



对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必须转型和转型过程中的挑战,朱宁教授总结出了两个方面,第 一方面,金融行业内部的挑战;第二方面,金融行业和世界经济的挑战。“从银行的角度来讲,我们去年通过了三次不对称的降息, 随着存贷款利差,通过整个存款利率的上升,也就是说贷款利率已经是比较接近于市场平衡水平,而存款水平还明显地低于市场水平。之所 以会出现影子银行,之所以会出现信托和理财的泛滥,很多是因为我们老百姓不愿意每年把钱放在银行,追不上4%或者更高的通货膨胀。所 以从这一点来讲,银行整个的利润来源会进一步缩小。同时,因为我们房价的高涨,因为大量的房地产投资会造成银行资产质量的一个风险 。银监会做过大量的测试,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必须意识到压力测试只是过去面临的问题。那么银行如果采用股权融资的方式会产生 什么后果?银行在市场上进行融资是我们国内A股股民最害怕听到的消息。那么我们就要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解决它的融资,解决它的资本金 的问题。”

而对保险企业来讲,朱宁教授分析,“最大的企业,资产管理规模超 过了3万亿,在国内现在我们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他们的利润80%以上来自于利差,所以这时候大家会看到,保险股和A股市场是高度的一 致。只要股市上涨保险业绩就非常好,只要股市下跌保险的业绩业不好,因为他们大部分利益来自于股市的投资收益,那么大家也会意识到 ,对于整个保险行业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谈到基金业,朱宁教授评价道,“目前基金也面临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中国进行公 募基金业的积极管理基金是国际水平的一倍左右,年化费率1.8%—1.9%,中国积极管理型的股票收益,大概是3.6%—3.8%,大概 是国际基金管理的1倍。那么在很多领域美国一线的ETF的基金,他们是十个级别,我们大概是万分之五十到八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整 个基金在前一段时间规模扩张的不像原来那么快,但是越来越多投资者意识到,我们用基金投资的时候,我们不但是为基金公司打工,也是 在为基金经理打工。去年我们知道随着大势的下场,今年行业没有给投资者创造财富。”

朱 宁教授强调,金融改革之所以不能进一步推动,是因为实体经济可以达到这个规模和成熟度,利率必须能第一反应市场上不同的层级、不同 的信用评级、不同的企业和不同的消费者对于资金消费和需求以及他们各自的还债能力。只有市场自由化了,才能有利于市场。他还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帮助中国人进行商务投资。“所以我个人觉得,人民币国际化是很重要的一个手段,是一个实现 我们最终资本实现开放的手段,直到人民币变得所有社会国际都可以进行投资的货币,那时候可能是一个比较安全,也是比较稳妥的时候,可以让人民币由市场决定,但并不是说人民银行不再干预。”他说。

谈及债券市 场的发展,朱宁教授指出,其是对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第一、债券市场会提供一个不同于股市融资的渠道, 现在会有千军万马的企业都想通过股市上市来融资,现在IPO继续开闸的话,还会有800—1000家的业务。事实上,发债是不需要审批 的,如果通过发公司债,通过发可转债的方式,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企业进行IPO的融资,进行股本融资,或者进行股权融资是融资成本最 高的方式,如果迫不得已我们公司是不会采取IPO进行融资的。第二、有了债券市场的发展,就会帮助我们社会意识到信用是多少有价值的 事,最简单的信用就是借了钱愿不愿意还,借了钱能不能及时还。信用评估固然重要,但是信用评级在整个金融危机的时候,没有对资本市场起到任何的作用。如果资本市场每年可以提供一个7%—8%的收益,投资者就不会追求4%的波动,如果散户每天急急忙忙地给基金公司,上市公司送钱的话,我们上市公司某些信息人的披露不准确,或者恶意的误导欺骗投资者的行为,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去追究了。


同时,债券市场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投资手段,我们要求公司通过利息来进行一个债权人的回报,他就会对投资者更加放心地把他们的钱投到这些企业里面,如果我们有了债券市场会发现,这不是我们简单的银行间市场。随着我们有债券市场更多的发展,我们就会有保险公司,我们就会有民营资本,我们会有更多的老百姓进入市场,来帮助整个银行体系,帮助整个金融系统逐渐逐渐积累系统性的风险所以随着债券市场的发展,可以更好地帮助我们分散中国金融系统风险。”他解释道。



最后,朱宁教授就中国债券市场的突破口、机构 理财发展趋势、IPO发行趋势等问题与现场听众进行互动交流,朱宁教授还透露,他正在撰写一本名为《投资者最大的敌人》的新书,希望 通过这本书,将他对于投资者行为和公司融资的一些行为了解提供一个分享,让大家更好了解自己的投资行为。

活动日历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