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捷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金融学, 1993
硕士学位:芝加哥大学物理学, 1987
学士学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 1985
研究领域:

金融科技、财富管理、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


胡捷 : 【南方都市报】目前网络互助计划仍存在很多风险点

7月9日,《南方都市报》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的采访报道,他指出,目前网络互助计划仍存在很多风险点,需要专业化的运作及完善的法律文件约束。

相互宝回应分摊金额倍增:成员总数增加致重疾发生率趋于平均值

“好多(救助成员)刚刚过90天就确诊的,太假了”、“六月总计(救助成员)260多人,七月单一期就有287人,这个增长趋势,官方不出来给我们科普一波”……近日,多位用户在相互宝贴吧及微博留言评论,对相互宝提出质疑。

南都记者注意到,7月7日,7月第1期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救助成员名单出炉,名单显示:待帮助成员共287人,分摊人数7323.4万人,人均分摊金额0.94元。相较6月第1期数据,7月第1期被救助成员及人均分摊金额约为6月第1期的3倍。

对于该质疑,相互宝向南都记者回应称,相互宝的每一个互助案件,都会由专业的调查机构进行严格的实地调查。调查内容包括申请人疾病和就医情况、申请人既往就医纪录,确保用户符合相互宝《健康要求》和互助条件。调查完成后,相互宝会对互助案件进行复审、终审。

救助人数分摊金额成倍剧增

2018年10月16日,蚂蚁金服联合信美相互推出“相互保”,该产品因宣称“0元加入,最高享受30万元保障”,一经发布便迅速走红。数据显示,该产品10天内加入人数便超1000万,日均百万级增量,甚至打破了当年余额宝一个月用户破千万的记录。

2018年11月27日,蚂蚁金服称,信美相互被监管部门约谈并指出其涉嫌违规,因此信美相互不能以“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的名义继续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定位为一款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暂不升级的成员,仍按原计划获得保险保障。

5个月后,相互保违规行为正式被定性。2019年4月12日,银保监开出罚单直指信美相互存在两项违法,一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二是信美人寿在“相互保”业务中向保险消费者传达“相互保”产品依法合规的错误信息,以及第一年参与成员分摊金额仅需一两百元的误导信息。

值得关注的是,变更为网络互助计划后,相互宝正式脱离保险属性,由原相互保“保障金+管理费”模式变更为“互助金+管理费”模式。

南都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12月至今,相互宝前12期救助人数、分摊金额均较为稳定。

如2018年12月第1期帮助1人,需均摊总额330000元,均摊成员数1131万人,人均分摊0.03元。2018年12月第2期帮助0人,无需分摊金额;2019年1月第1期帮助成员3人,均摊总额990000元,人均分摊0.14元。2019年1月第2期帮助成员3人,均摊总额990000元,人均分摊0.16元;2019年2月第1期帮助成员0人,无需分摊金额。2019年2月第2期帮助成员3人,均摊总额770000元,人均分摊0.14元;2019年3月两期共帮助成员3人,分摊金额共计0.21元;2019年4月两期共帮助成员5人,分摊金额共计0.38元;2019年5月两期共帮助了35人,分摊金额共计0.32元。

而到了2019年6月第1期,该期帮助成员数剧增至100人,分摊成员数6718万人,人均实际分摊0.33元。6月第2期,帮助成员数达150人,分摊成员数7022万人,人均实际分摊0.51元。

此外,最新一期救助成员名单显示,2019年7月第1期中,待帮助成员共287人,分摊人数7323.4万人,人均分摊金额0.94元。

南都记者计算,相较6月第1期数据,7月第1期被救助成员人数及人均分摊金额约为6月第1期的3倍。

被质疑有成员“带病加入”

针对救助人数、分摊金额成倍剧增这一情况,已有不少相互宝成员提出质疑。

其中,一用户在相互宝官方微博中评论称,“为什么一个月比一个月多,还不是多一点点,是不是审核机制有漏洞,让别人有可乘之机,而且有些刚过等待期就患病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互宝还能走多远,希望捐助的钱都能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不要让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另外,一成员发表微博评论称,“7000多万人的相互宝,每期需要帮助的人肯定会成倍增长,很多都是刚刚过了等待期就查出来病,在一定基数里这种情况肯定是会存在,但是翻看了很多人的记录全都是过了公示就犯病,这会让人觉得这本身是带病投保,甚至或许让人感觉这是骗保。”

南都记者根据百度贴吧、新浪微博等平台相关质疑梳理发现,目前相互宝成员质疑点主要集中在:救助人数、分摊金额为何会在近期剧增,为何会出现多个成员一过90天等待期就立即被查出患病情况,且患病者集中为甲状腺癌患者,其中是否存在有成员带病加入等?

相互宝称每一起互助均反复审核

针对前述相互宝成员提出的质疑,以及相互宝准入门槛、救助审核标准等,相互宝官方向南都记者回应称,相互宝的每一个互助案件,都会由专业的调查机构进行严格的实地调查。调查内容包括申请人疾病和就医情况、申请人既往就医纪录,确保用户符合相互宝《健康要求》和互助条件。调查完成后,相互宝会对互助案件进行复审、终审。

为何相互宝新一期公示的救助人数会增加?

相互宝方面表示,由于相互宝的总人数在不断增加,会导致患病成员人数增加。此外,用户加入相互宝后有3个月的等待期。等待期内患上重疾是不符合救助规则的,所以前期的救助人数会相对较少。等待期过后,符合救助规则的重疾成员数会变多。

相互宝称,救助人数取决于有多少成员不幸患上重疾,这一点不受任何外力影响。随着成员总数的增加,大数法则开始发挥作用,相互宝成员的重疾发生率会开始接近社会平均水平。不过,由于相互宝成员结构更年轻,它的重疾发病率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而对于为何会存在有用户刚过等待期就患病的问题,相互宝方面强调,《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天有1万多人确诊癌症,相当于每分钟就有7个人确诊癌症。目前相互宝成员7600多万,基数庞大,因此会存在成员刚过等待期就患上重疾的概率。

至于是否存在成员质疑的“带病加入”情况,一相互宝内部工作人员称,作为一个七八千万人参与的计划,不可能百分百没有,但绝对是极少数。相互宝有完善的准入、调查和审核机制,防止带病加入情况的发生。成员申请互助后,相互宝会对其情况做全面调查。若发现成员加入前就存在不符合健康要求的情况,相互宝会严格按照互助规则不给予其互助金。

监管层曾提示互助计划风险

截至发稿前,南都记者注意到,相互宝加入人数并无明显减少迹象。

北京大数据研究院保险大数据中心主任赵占波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互助计划最大的特点是去中心化,可降低客户的成本。不过,在大大降低用户成本的同时,网络互助计划如何保证运作过程是否透明、中间平台收取管理费用途是否透明、参与者是否会存在逆向选择行为、网络互助理赔等方面仍然存在诸多风险点。

同时,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辉指出,网络互助不会改变癌症发生率,因此每年分摊的金额会逐步趋向于保险的成本。长久以往互助人群中健康体会选择退出,次健体会选择继续留下,这样疾病发生率会进一步上升,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而这也就是互助和保险的差异,保险是根据每一个个体进行定价,但互助是靠大家分摊。

陈辉强调,互助是一种没有约束的后付费分摊机制,没有偿付的保障,一定会存在有一天运行不下去的风险,因为随着老龄化以及大众保险意识的增强,更多的人会选择保险。保险本来就是为了预防不确定性风险的,消费者不喜欢用一种不确定的费用来抵御这种风险,因此互助的存在一定是暂时的。

此外,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告诉南都记者,目前网络互助计划仍存在很多风险点,需要专业化的运作及完善的法律文件约束。他指出,“纠纷频现,追根到底是其机制不完善、运作不成熟、规则细化不够的问题。目前很多‘外行’在介入这个行业,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在利用新技术的同时,很多方面不要重新发明轮子。”

事实上,监管层也曾提示风险。2015年10月,原保监会发布关于“互助计划”等类保险活动的风险提示称,发现一些以“××互助”、“××联盟”等为名的非保险机构基于网络平台推出多种与相互保险形式类似的“互助计划”,主要集中在意外互助和重大疾病互助等领域。部分“互助计划”借助保险名义进行宣传,极易造成保险消费者将其与保险产品混淆。

原保监会指出,部分“互助计划”经营主体借保险尤其是借相互保险名义进行公开宣传、销售,存在诸多潜在风险。现有“互助计划”经营主体没有纳入保险监管范畴,部分经营主体的业务模式存在不可持续性,相关承诺履行和资金安全难以有效保障,且个人信息保密机制不完善,容易引发会员纠纷,蕴含一定潜在风险。




原文链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190709179931.html?layer=2&share=chat&isnd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