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兵教授:深耕对冲基金领域研究 专注操作风险模型探索
发布时间:2016-04-14 浏览次数:5282次
作为中国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历经十几载的摸索,最终找到了钟爱一生的金融学教育研究事业;作为全球研究对冲基金权威学者之一,他孜孜以求地 探索,寻求描述对冲基金盈利及风险的最佳模型;作为亲历SAIF成立四年多成长的金融学教授,他充满希望与憧憬,期待国际一流金融学院的崛起。他,就是本 期《教授风采》的主角——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金融学全时访问教授、麻省大学爱森堡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梁兵。
 
金融研究,深耕对冲基金领域
 
“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我最终找到了一个喜欢的专业,我想我不会再转行了。”这是梁兵教授回顾以往的求学经历所发出的感叹。1977年,中断了十年的中国 高考制度得以恢复,而梁兵教授就是当时第一批走上考场的学生。“当时恢复高考的时候我还在农村插队,那个时候信息量非常少,我记得当时我们的报考志愿是从 《人民日报》上看到的。”他回忆道。
 
梁兵教授本科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海洋气象学系,由于那个年代高考消息相对闭塞,他并未如愿进入所选的航天相关专业。大学毕业后,通过自学一些课程,他考取 了中科院应用数学研究所的硕士,并学习应用统计学。再后来梁兵教授到了美国,发现自己对金融市场的应用萌生了兴趣,于是在爱荷华大学读完质量管理和生产力 硕士学业之后,又继而攻读了金融学博士学位。
 
“金融研究很有意思,既可以做学术研究,又可以在市场上有实际的应用,而金融学其实跟我之前所学的专业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比如气象学需要处理大量数据,这与金融市场中的海量数据一样,而统计学又是处理数据的,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三方面是相关联的。”梁兵教授说。
 
最近刚从东欧前南斯拉夫几个共和国游历归来的梁兵教授,饶有兴致地分享他对异国风土人情和各地美食的所感所想,在紧张繁忙的金融学术研究之余,梁兵教授也 可谓是个乐山乐水的“独行侠”, 足迹已遍及近50个国家。“我很喜欢一个人到世界各地单独跑,每到一个国家旅行,我喜欢自己租辆车,想去哪儿就开哪儿,这样你可以充分把握自己的时间和空 间,用相机捕捉自然美景或古代建筑,可以深度体验你在大自然的放松和天人合一的境界。”
   
在旅途中尽情体验大自然,感恩上苍造化的梁兵教授,目前已经成为了全球研究对冲基金权威学者之一,并担任国际对冲基金刊物《另类投资》的主编。因其杰出的 研究成果,梁兵教授先后获得2003年欧洲金融协会对冲基金类最佳论文奖,2006年麻省大学爱森堡管理学院杰出研究奖和麻省大学研发领域最高成就 奖,2007年中国国际金融会议最佳论文奖和BSI的伽玛基金会研究奖,2007和2008年分别获得了爱森堡管理学院特殊研究员称号等多个奖 项,2003年,梁兵教授还受邀成为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对冲基金圆桌会议的专家组成员。
   
对冲基金,专注操作风险探索
 
“据芝加哥一家对冲基金研究机构调查显示,目前全球共有10000多家对冲基金,截止去年年底管理着2.5万亿美元的资产。行业分布具有不对称的特 点,50 亿美元以上的基金只占总数量的6%,却占据大约68%市场资产份额。”专研于对冲基金领域研究的梁兵教授曾列举过这样一组数据。
 
2012年,梁兵教授曾发表过一篇题为《Trust and Delegation》的论文,运用尽职调查的数据来搭建量化模型,描述对冲基金的操作风险。据梁兵教授介绍,这篇论文是基于2012年之前他发表过的一 系列文章的研究,建立了一个ω模型,该模型在操作风险方面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其不仅仅是刻画了风险,而且可通过该模型预测对冲基金未来的收益及死亡率,为 此这一研究成果获得了CFA协会的大奖,同时还在2009年得到《金融分析师》杂志的 Graham and Dodd大奖。
 
事实上,据统计约有一半的对冲基金破产或者清盘是由操作风险所造成的,梁兵教授表示,金融危机以后,无论是业界还是学术界都有很大的呼声,市场需要一个能 够量化、描述对冲基金操作风险的模型,但是,由于操作风险的定义比较广泛,不容易描述,数据也难以获得,就更谈不上做一个模型来描述,因此这方面相关的研 究成果还是相当欠缺的。
 
梁兵教授指出,对冲基金存在的风险不同于一般的传统行业,一般的传统行业可能侧重于市场波动或市场风险所造成的损失,但是对冲基金行业因为监管比较松,而 且相对来说不太透明,所以他们可操作的空间相对较大,所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是市场风险,还跟基金本身有关,比如说像违规、欺骗,甚至不按一定的实际规范来出 牌,比如没有按照客观的定量系统来确定投资组合价格或没有按照职业标准来审计账面,这些都会造成与市场无关的风险,就是做操作风险。
 
对于论文中所构建的量化模型,梁兵教授解释,“我们运用了400多个尽职调查报告,通过一家独立的公司来进行对冲基金公司各方面的背景调查从而获得客观数 据,披露对冲基金公司过去是否有违规的行为,另外还有一些第三方的独立核实。”他说,“我们发现对冲基金或基金经理过去存在的问题和一系列变量有关系,比 如如果他们雇佣了四大审计公司,那他们发生问题的概率会小很多,因为审计公司可以把好关。另外一个变量就是他们在给资产做定价的时候到底是自己在定价,还 是依靠券商外部的独立定价,比如说有的时候流动性差的时候价格可能不好定,就需要一些模型,如果完全依靠券商第三方的模型来定价,这就不同于自己内部的主 观定价,就会发现主观定价实际上余地比较大,就会跟其过去存在的问题和将来发生的问题有关系,我们还发现调查中有10%虚报资产的情况,这个虚报也是预警 的信号。”
 
“我们就用这些预警的信号,比如虚报,比如定价是内部定价还是外部定价,比如有没有名声比较好的审计公司来审计,用这些变量一起来构造一个量化的模型,来 描述对冲基金的操作风险,我们就发现这个模型很好用,不仅仅可以描述过去,还可以预测未来,操作风险越高,未来收益越会下降,破产或被清盘的可能性就越 大。”梁兵教授进一步解释。这些模型在中国也很有价值,可用在操作风险相对高的行业-如银行业。
 
相对于海外的对冲基金市场,中国显然还尚处起步阶段。“2010年中国金融市场有两件大事,一件是股指期货的推出,另外就是融资融券的实施,所以这两件事 情改变了以往市场上只能做多的单边情况,继而从2011年开始就有一些对冲的产品出来,比如说‘梵基一号’,号称是中国第一只宏观的对冲基金,还有国泰君 安的‘君享量化’,号称是中国第一只市场中性对冲基金。有人说2011年是中国对冲基金的元年,我是同意这种看法的。”梁兵教授表示。
 
展望中国对冲基金市场的未来,梁兵教授表示乐观,“这是大势所趋,比如上海要在2020年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所谓国际金融中心就是要具备多样金融产品,资 本市场要有很广很深的发展,当然产品发展出来之后对冲的余地就有了。”而对于中国对冲基金市场所存在的缺陷,梁兵教授也直言不讳,“我想对冲工具的缺乏是 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融资融券的成本和做杠杆的空间,做杠杆就是借钱来加大利润的可能性,所以这些都是有待改进的。还有一个方面当然是人才,不仅仅是对 冲基金经理的人才或者分析师这样的人才,因为国内做空或者做股指期货的时间很短,所以需要很长的积累才能对多空都有一个把握,所以我们可能需要一些海外的 人才回来或者学习海外的经验,而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此外,对冲基金不仅仅是独立存在的一个个体,还要依赖于第三方服务体系,比如说审计、会计、法律方面、 托管、发行,这些都属于第三方服务体系。第三方服务体系发展到一个程度以后才能对对冲基金形成有效的服务来推动发展。同时,在监管方面或者说政策的配套, 我们常常说政策是落后于产品的发展,看到问题出来以后政策出来把问题堵一下,所以政策、立法、监管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怎样保护并且支持行业的发展,我想 这是监管部门需要完成的任务。”
 
近年来,由于中国股市走势疲软,对冲基金的理念得到了广泛的推崇,不过,由于中国市场的散户居多,对于对冲基金的误解和偏见还是不少。梁兵教授认为,对冲 基金的发展对于市场有很多有利之处,一方面提供了投资理财的渠道,同时由于对冲基金交易量很大,可以为市场流动性提供很大的支撑,此外,因为对冲基金有很 多套利策略,能够帮助市场恢复到比较有效的定价状态和平衡状态。“如何对对冲基金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这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的职责所在,我现在就会花 比较多的时间在培训上,让中国的投资者对对冲基金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他说,“我们现在投资者还是刚刚进入对冲时代,投资者还是高净值的客户个人比较 多,而在海外大多数是机构投资者,所以现在国内刚刚起步,刚好和国外相反,我想如何能够对投资者进行系统的教育,让他们明白对冲基金是一个什么样的理念, 他们的风险是什么样的状况,会不会跟大盘比起来风险更高,还是说能够避掉一些风险,能够有长期比较稳定的发展,这些对投资者来讲都很重要。”
         
关注中国,寻求资本市场发展
 
随着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快速发展,中国的金融改革也成为了海内外市场和研究人士所关注的重要领域之一,梁兵教授近年来也一直关心着中国的金融市场的 发展,“我想中国的金融市场实际上是很奇特的,因为他主要是以银行为导向的金融市场,无论是哪个方面银行都占了很大比重,我们所说的金融市场包括资本市 场,不仅仅包括银行,还包括其它的机构、中介,这些中介基本在发达国家都是并行的,比如养老基金、保险公司、投资银行、公募基金这些都是并行发展的,银行 只不过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梁兵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
 
他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当然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无论是从广度、深度来讲我们都需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发展对公司来说会扩大融资通道、降低融资成 本,而对投资者来说投资也会变得比较容易。相对而言,银行只不过是一种中介,中介的作用有它一定的限制,资本市场的作用是银行所不能取代的。那么,资本市 场的深度和广度怎么发展?“这就存在股市、债市、衍生品市场中广泛的产品的有序开发,传统市场与另类投资工具的共同发展才能满足供需各方面的需要,以至于 投资者有更多的投资渠道,对冲基金有更多的对冲工具,也有更多的国际对接与合作。”
 
“在资本市场的整体开发方面,包括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资本项目的开放,还有利率市场化,这些完全融到一起,才能真正做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中国的经济总量迟 早会超过美国,只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人民币不能总是一个关闭性货币,而是应该作为自由兑换货币可以在国际金融舞台上起到一个相当大的作用,我们应该具备这 样的使命感。”梁兵教授强调。
   
而对于同样肩负着培养高端金融人才,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智库支持的使命所应运而生的SAIF,梁兵教授也同样寄予厚望和关注,“SAIF虽然刚成立四年 多,但是走过很多学校在十年里完成的路程,所以我自己感到非常骄傲,我从SAIF一开始承建就担任特聘教授,所以和SAIF一起走过了几年的风风雨雨,从 中得到了很多的体会,对未来又抱有很大的希望和憧憬。”
 
梁兵教授表示,SAIF将来就是要建成一所国际一流的金融学院,要具备国际一流的学术研究,目前SAIF无论是长期的师资还是特聘的师资都有很突出的学术 研究,这是推进学院向前发展的发动机;同时,还要具备一流的教学项目,希望将来学院的每个项目都是一流的,能够成为真正的“金融黄埔”,孕育出顶尖的金融 人才。而对于中国金融研究院(CAFR)的建立,梁兵教授认为其目的就是为了服务于社会,“无论是研究员还是教授,能够对国家的金融政策做一些研究,或者 对于业界有一些直接应用性的研究,使学术性产品能够直接转化成市场上的产品,能够得到应用和认可,而在国家政策的制定、一些重大问题的发展和决策方 面,CAFR也能够起到提供智库支持的作用。”梁兵教授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