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大变局下的中国选择》在高金首发 王永利解读中国应对之策
发布时间:2019-01-07 浏览次数:3145次

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高金)、钜派投资集团联合主办的王永利博士《世界金融大变局下的中国选择》新书首发式2019年1月5日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举行。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党委书记朱启贵教授,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书记、董事长叶国标,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长三角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进,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倪建达,福建海峡区块链研究院创始院长、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执行董事王永利,钜派投资集团执行总裁吴绮敏,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杨燕青等嘉宾出席了活动。

刘进、朱启贵、王永利、黄立新、倪建达共同为新书发布揭幕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党委书记朱启贵教授首先致辞,他说,看完这本书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王博士非常重视突出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本书结合当下的环境,对金融和实体的关系、金融如何配置资源等问题都作了非常深度的解析。这在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内的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的关口显得尤为重要。

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倪建达在致辞中表示,自己是一个地产人,经历了金融很多个阶段,今天有幸在这里学习王永利博士关于金融的真知烁见,相信经历过1998、2008的王永利先生,能带来不一样的解读。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长三角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进代表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以及合作团队中俄基金对新书的发表表示热烈祝贺。他说,改革开放四十年中,中国金融从零到世界第二的位置,王永利博士基本上每个节点都参加了,尤其是在经历过1998和2008的金融风暴。他这本书,也许只是序列中的第一本,有很多财富可以挖掘出来。

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介绍道,《世界金融大变局下的中国选择》近30万字的书稿,以国际化视野,融汇三十年金融实战经验,梳理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货币金融巨变的真相,解答新技术背景下的金融发展趋势,还为我们提供了金融大变局之下的应对之策,对广大企业家、个人投资者和普通读者都是开卷有益的。

本书作者,福建海峡区块链研究院创始院长、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执行董事王永利博士随后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从业30来年,获得了很多一般人得不到的学习和锻炼的机会,也使他思考了很多问题,面临着中国这样一个百年不遇的大变局,在世界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到底怎么选择?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改革开放后,中国金融可谓“基础差、发展快、成就大、问题多”,大量风险开始暴露,诸多问题需要深入研究和准确把握。他认为,在经济社会与世界格局巨变、金融风险突出之际,梳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货币金融高速发展的轨迹,分析世界格局剧变下的中国应对之策,有助于让大家透过现象追本溯源,认识金融的魔力与玄机,助力财富增值。

面对未来,他认为互联网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刚刚开始,其中包括金融。但是在研究科技应用到金融时,又必须准确把握货币金融的本质和发展逻辑。未来还有一个重要的课题,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国际金融体系到底怎么变,中国在这里面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以上是这本书聚焦几个核心问题。  

王永利表示,中国崛起推动世界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之互联网信息科技快速发展,给货币金融带来深刻冲击,世界金融大变局已经开始。他指出,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加快提升金融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迫在眉睫。他认为,应该加快中国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并在大宗商品和金融交易中积极推动以人民币计价和清算,进而有效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和增强中国货币金融的国际影响力。他强调人民币走出去,应该鼓励记账清算走出去,全球人民币清算和交易中心应该在中国本土,而不是在离岸。

他总结,中国货币总量2013年开始下降,住户净存款在2015年2月末达到高峰,社会负债率2017年末达到250%以上。多项指标来看,2015年是从高速发展转向真正常态的重要拐点。2018年全面推进降杠杆严监管防风险,一度造成流动性明显收缩。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国换挡前行,充满挑战的一年。

在随后举行的圆桌论坛上,王永利博士与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杨燕青进行了圆桌讨论。

彭文生表示,结合2019年的金融经济形势,金融问题会比较复杂。他指出,2019年尤其要关注财政增加投放货币。反思过去四十年金融自由化带来的问题以后,历史的钟摆在发生调整,未来财政投放货币对货币增长的贡献加大了,信贷投放货币对货币增长的贡献会降低。这个对宏观经济、对通胀、对金融资产的估值、对经济增长的形式和来源等等都有很大不同的含义。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彭文生认为中国经济触底没有明确的要求,触底根本的来源是财政。财政扩张的力度足够大,稳经济的效率就比较高,如果财政的力度不够大的话,经济下行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邵宇表示,改革开放以前没有用钱的地方,用的是凭证,现在都开始用钱了。但是如果只要硬钞经济,就能搞的好,成为全球强国是肯定不行的。货币在金融、在实体经济里面,一定会有一个化学反应。当前经济有三大泡沫,中国的房子、美国的股票以及比特币。比特币已经崩了,美国的股票也是风雨飘摇。中国的房子跟美国的股票,在各自的国家居民财富中的构成正好都是70%。过去十年,印出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多的钱,一旦消退以后会是什么结果呢?马云说了,风起来的时候,猪都会飞。巴菲特也说了,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有用。他认为,2019年的主题词就是一个678,经济保住6,汇率保住7,M2保住8,今年是不是一个风险转折之年?主要的黑天鹅是中美贸易战,灰犀牛主要是去杠杆的流动性的收缩。

杨燕青则分析认为,从货币出发到金融,从金融到经济,经济又到科技,从中国到全球,有一条链条把所有的东西交织在一起。这里面有一套理论,还在初步的阶段,后面估计还会有非常大的能够深化的框架,但这个框架已经足以成为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旅程。她认为,中国的开放会扩展到更多的行业,比如说教育、金融、医疗。同时中国在更多的开放行业中,不再用GV,因为如果用GV的话,就是要强制技术转让。

王永利指出,现在全球特别是发达国家出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中产阶级在缩水。因为全球化的发展,高科技的发展,传统的产业可能难以维持,跟不上潮流。中国的余地还是很大的,1999年全面深化住房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医疗体制改革之后,把资源大量的开发了,推动整个经济的快速发展。他认为,改革是极其复杂和困难的事情,回头来看前面40年里面的第一个10年,大家都没有意见,都要改革,但怎么改,往哪改,充满着争议。相对那些发达国家而言,中国依然是个发展中国家,依然处在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过程,很多的东西有可调的余地。

钜派投资集团执行总裁吴绮敏主持了对话环节。

本次活动由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长三角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陈炜主持。



活动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