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级金融学院2022年度碳足迹核算及减碳目标规划报告(摘要)
发布时间:2023-04-09 浏览次数:8563次

2021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系统谋划、总体部署了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以下简称“高金”或“SAIF”)是按照国际一流商学院模式办学的金融学院,汇聚国际一流师资、培养高端金融人才、构筑开放研究平台、形成顶级政策智库是高金发展的目标宗旨。建院以来,高金始终坚持立足国家战略发展大局、面向全球、面向需求,以开拓创新和敢为人先的精神引领金融行业的发展。高金深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突出问题、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举措,将推动低碳经济和可持续发展事业作为自身发展的责任使命。

学院积极组织学术力量加强低碳与可持续发展相关课题研究,深入探究环境变化、社会责任与公司治理、金融行为、金融市场之间的内生关联。教授们撰写的多篇相关学术论文先后被国际期刊收录发表,有力推动了全球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理论建设。此外,高金成立了可持续投资研究中心,与各级政府开展广泛合作,主动投身双碳制度建设,相继参与多项绿色金融法规制订,并发布上海绿色金融指数等重要产品。在各教学项目中,高金也陆续开设多个ESG专题课程,将低碳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贯穿人才培养全过程。

与此同时,高金秉承科学、规范、客观、公正的原则,不断探索自身的绿色发展之路,将低碳学院建设作为重要的长期目标,制定了详细的减碳目标与工作规划,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在2045年前实现碳中和。碳足迹作为评估组织应对气候变化影响力的指标,通过对碳足迹的测算可以清晰地了解组织自身的低碳可持续发展现状,更加深入地挖掘哪些环节有潜力进行改善和创新,并通过合理、科学的规划确立自身的减排目标及低碳建设路径。

减碳目标设定及减碳路径规划

全球气候危机的日益凸显,高金立足国家战略发展大局,积极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将减缓气候变化作为学院长远发展的战略目标之一。此次减碳目标设定及减碳路径规划工作标志着高金在绿色低碳方向上迈出的重要一步,旨在体现学院对气候行动的承诺,以实际行动为地球环境做出贡献。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将根据实际情况,力求规划一个科学、完善、合理的低碳可持续发展路径,并由此创建减碳实施方案,助力高金低碳学院建设和推进工作。

高金根据自身2019-2022年碳排放情况,结合可改进的各项指标执行可能性情况分析及学院发展规划,将自身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时间分别设为2030年、2045年,即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争取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在2045年前实现碳中和。

为达成上述减碳目标,学院将通过“低碳软环境建设” 和“低碳硬环境建设”双线并行继续深化实施减碳路径规划。在“低碳软环境建设”方面,学院将继续提升学院碳排管理机制,深化低碳可持续发展工作计划,健全低碳学院创建档案,将碳排放预决算纳入学院整体财务制度,培养低碳志愿者队伍,加强低碳节能宣传与倡议。在“低碳硬环境建设”方面,学院将优化学院楼宇与中心的碳排放管理手段,加大对设施的节能减排改造,探索低碳教学运营模式等。此外,高金还将发挥自身学术优势,在理论研究、实证分析和实践检验方面,为探索推进“双碳”战略提供更多智力支撑。

2022年度碳足迹核算

碳足迹作为评估组织应对气候变化影响力的指标,通过对碳足迹的测算可以清晰地了解组织自身的低碳可持续发展现状,深入挖掘存在改善潜力和创新的环节,通过合理、科学的规划确立自身的减排目标及低碳建设路径。

掌握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校区、北京中心、深圳中心的碳排放现状情况,用科学的碳排放统计模型核算学院碳足迹是设定减碳目标及建设低碳学院的基础,也是规划学院减碳路径及设计减碳实施方案的第一步。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2022年碳足迹报告的测算目标及技术路径分解摘要如下。

碳足迹核算目标:
•    科学全面量化、评估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校区、北京中心、深圳中心边界内主要排放源年度碳排放情况;

•    以低碳学院建设为发力点,进一步提升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双碳”引领示范作用。

碳足迹核算技术路径及报告结果:

一. 参考标准

本报告依照《温室气体核算体系》(GHG Protocol)核算,并参考《组织层面上对温室气体排放和清除的量化和报告的规范及指南》(ISO14064-1:2018),标准具体介绍如下:
1)    Greenhouse Gas Protocol:由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与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联合建立,旨在制定国际认可的温室气体核算方法与报告标准,修订版自2009年发布以来已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2)    ISO 14064-1:2018:ISO 14064于2006年由国际标准化组织发布,由企业层面碳核算(ISO 14064-1)、项目层面碳核算(ISO 14064-2)及温室气体气体核查(ISO 14064-3)三部分组成。ISO 14064-1是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企业碳核算基础标准,本次盘查参考其2018年最新更新版本。

二.设定组织边界

高金在设定此次碳排放核算边界时,遵循国际标准惯例选择一种碳排放量化方法,然后采用选定方法界定以学院为主体的排放活动,从而对碳排放量进行核算和报告。因本次碳盘查清单编制主体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为公共院校,此次碳足迹核算采用控制权法设定组织边界合并碳排放数据结果。

三.碳核算范围

依照《温室气体核算体系》(GHG Protocol),并参考《组织层面上对温室气体排放和清除的量化和报告的规范及指南》(ISO14064-1:2018)(以下简称“ISO14064-1”)相关准则,碳排放运营边界包括范围一、范围二及范围三排放,定义如下:
1)    范围一: 直接碳排放,排放产生自学院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例如其自有或控制的锅炉、车辆、制冷剂逸散等产生的碳排放;
2)    范围二:外购电力及热力产生的间接碳排放排放产生自学院外购电力及热力等产生的碳排放;
3)    范围三:其他温室气体排放,遵循《温室气体核算体系》,范围三排放分上游范围三排放及下游范围三排放,具体分为15类。

结合学院运营的实际情况,范围一中包括了学院自有车辆的燃油消耗及空调制冷剂填充造成的逸散排放;范围二包括了学院使用的电力;通过对范围三的15个类别中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类别进行分析和追踪,学院的范围三选取第1类(购买的商品和服务,包括外购纸张及外购水)、第6类员工商务差旅及第7类员工通勤在此次碳足迹报告中披露。

四. 确定温室气体报告类型

ISO14064-1注解并管控的温室气体有七种,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物、全氟碳化物、六氟化碳、三氟化氮。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本次碳足迹测算包括上述提到的七种温室气体,并最终以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核算及报告。

五. 碳排放因子

对特定排放源类别而言,通常要依据碳排放因子计算排放量,如:电力、热力等。排放因子数据来源按权威性排列依次为:政府发布的官方排放因子、行业专家、专业组织权威发布结果、研究报告。为保证本次碳足迹测算结果的权威性,本报告选取以下排放因子。

六. 碳足迹量化计算

确定学院2022年度碳足迹的测算分析范围、识别全部温室气体的主要排放源并收集完成排放源活动水平数据后,各种温室气体的物理排放量被转换为“吨二氧化碳当量”。

由于不同温室效应气体对地球温室效应的贡献度不同,为了统一度量整体温室效应的结果,考虑到二氧化碳是人类活动产生温室效应的主要气体,一般以二氧化碳当量为度量不同温室气体排放的温室效应的基本单位。一种气体的二氧化碳当量是通过这一气体的排放量乘以其全球变暖潜能值(GWP)后得出的,用这种方法可把不同温室气体的效应标准化。全球变暖潜能值通常基于100年计算,记作GWP100。例如,甲烷的100年GWP值为27.9,表示一吨甲烷排放在100年内捕获的热量是1吨二氧化碳的27.9倍。

在实际测算中,能直接获取的是与碳排放相关的各类排放源,更直接的测算方法是通过排放因子转化为该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当量。其中,排放因子是指与该活动相关的单位活动二氧化碳平均排放量。组织机构碳足迹等于其各类碳排放相关活动或消费产生的二氧化碳当量之和。

根据上述活动统计量和排放因子,高金2022年碳排放量情况如下: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2022年度碳足迹结构分布(吨二氧化碳当量)

根据以上碳排放足迹核算结果,学院在2022年的碳排放总量较2019年下降了263.461吨二氧化碳当量。未来,考虑到新冠疫情影响逐步退出,学院教学以及教授外地交流活动将逐步恢复正常,为确保碳中和发展目标的顺利达成,学院将进一步加强对各类碳排放强度指标控制的重视,在保证学院教学和交流活动有序开展的基础上,控制碳排放总量增长。

(本摘要基于第三方核算报告,如需完整报告,请联系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院长办公室)






活动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