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5周年|EMBA篇-因为高金,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8-04-26 浏览次数:14740次

EMBA2期班一共67名学生,他们绝大部分来自政府、企业以及金融行业核心决策层,在各自的领域小有成就。因为高金,他们收获变革的勇气以及豁然开朗的格局,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裘莹(EMBA2期)

上海涌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裘莹: 明确去处,全世界都将为你让路

裘莹说自己从小的生活环境较为单纯,所以做人做事力求真诚,并希望能一直保持这份纯良的初心。“我的本科专业并非金融,进入机构时还是一张白纸,从中富证券研究部助理做起,有幸参与公司的整体战略梳理,领导和同事也毫无保留地教我,令我可以快速成长。”

作为助理,裘莹有机会与麦肯锡等知名企业的团队合作,从做会议纪要开始,逐步承担了更为专业的工作。“有一次上司让我准备第二天开会所需的预算报表,我做到半夜忘了保存,报表顷刻间全没了。待心情平复一些,我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最重要的一些数据,重新制作表格。虽没赶在开会前完成所有报表,还是满足了会议的需求。”通过这件事,裘莹意识到做事要抓关键点,但前提是必须具备足够的行业经验,因为不同的项目,其需求和结点是完全不同的。

2006年,裘莹和几个朋友创立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任董秘。2010年,公司在创业板申请上市的过程中,裘莹报考了高金,并被推选为EMBA2期班的班长。“我们公司的四位合伙人,每人选了一所商学院。我当时觉得他们都是管理类的,就选了一所金融类的EMBA,没想到这个决定无比英明。”裘莹解释道,她从高金不仅获得了大量的金融知识,EMBA2期班里有国企、民企,以及各种行业和领域的同学,从维度上极大拓宽了自己的眼界和格局。

“开学破冰时,有一个按小组完成打鼓的环节。我作为小组组长,快速协调分工,最后我们这组打得又好又齐。也许大家觉得我的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晚上选班委时就推举了我,其实我在班里年龄相对较小。”裘莹笑着说自己这个班长相当于EMBA2期班的CEO,负责具体的执行,身后有着强大的董事会。“我们班被称为‘会长之家’,高金校友会执行会长、华南校友会会长、浙江校友会会长、家族财富俱乐部、固守俱乐部等负责人都在我们班。”

生完第二个孩子,裘莹原本打算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没想到因好友的邀约,开启了自己事业上新的篇章。“我的好友曾是一位非常资深的财经传媒记者,她对整个行业有着非常敏锐的洞察力,很早便意识到家族财富管理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于是在2015年,我们几个创建了惠裕家族智库平台。”

裘莹介绍说,随着我国国民财富的不断积累,超高净值人群在财富管理方面的需求将不断增加。这些需求往往非常个性化,细分到许多的方面。除了投资以外,还包括家族传承、身份规划、子女教育、税收筹划、健康医疗等需要专业机构和人士服务的需求。“如今最大的痛点是这个行业刚刚兴起,专业人才不多,市场上鱼龙混杂。我们的智库平台,致力于成为全球家族财富管理的智囊团,为本土家族办公室及超高净值客户,提供专业且前沿的家族传承方面的顾问服务。”

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平台另一个重要的功能是专业性研究,去年惠裕接受北京银行的委托,做了一个80、90后继承者的画像,分析了这批年轻人如何接受这种传承。“去年我们还与高金的吴飞教授合作,推出了中国本土家族办公室服务竞争力报告,这是国内该领域的第一份竞争力报告,在行业内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力。”此外,还推出了家族办公室专业杂志,在纸媒非常不景气的情况下,一年的发行量达到三万册,几乎进入了国内所有的金融机构。

裘莹目前是“高金家族财富俱乐部”的副会长,参与了俱乐部从筹备到运营的整个过程。“我们俱乐部的成立大会应该算是高金类似活动中规格最高的,因为王波会长认为‘没有仪式感的人生注定灰头土脸’。当天所有男士穿西装打领结,女士着晚礼服,晚上还在外滩拍摄了‘名利场’风格的集体照,一度成为业内的热门话题。”俱乐部的理事分工明确,从各自行业的不同维度,将自己对家族财富的理解及应用,传递给俱乐部的所有成员。裘莹表示下一阶段,俱乐部将吸收本身有财富管理需求的高金校友,让俱乐部的功能性更为丰富。

最后,裘莹回顾过去,认为每个年龄段都有需要完成的蜕变,这样才能更好地迎接下一个人生阶段。“这个世界也许有许多的不足,只要你知世故而不世故,知道自己要去到哪儿,全世界都将为你让路!”

朱健(EMBA2期)

国泰君安证券副总裁 投行业务委员会总裁

朱健: 从监管部门转型到投行,金融报国一脉相承

朱健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经济专业,1996年进入大众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秘书,经历了大众出租A、B股上市。1999年后,他历任上海市证监局办公室主任、上海证监局副局长等职。2011年他就读高金,通过系统学习金融知识,对金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2013年,朱健从高金毕业,三年后他被调任国泰君安副总裁,主要分管投行部。

从监管部门到被监管的金融企业,朱健坦言高金是促使自己有勇气从监管部门转型至金融企业的原因之一。两者看似都是金融行业,但所处的立场不太一样。他认为监管部门的角度更为宏观,因为接触的是不同的金融企业,而企业的角度就存在兼顾宏观与微观的问题。在监管部门时,更多考虑的是市场的稳定,以及对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维护;而站在企业的角度,宏观上既要坚持金融报国的理念,保障股东的价值,微观上要帮助更多的企业客户,运用好金融市场及金融工具。其次,政府官员是为公众及投资者服务,金融机构是为企业服务,相当于换了一个角度为广大投资者服务。

国泰君安有很好的企业文化,金融报国的理念与监管机构一脉相承。在这个大背景下,朱健很快调整了心态与节奏,迅速投入到忙碌的投行工作中去。

投行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定价与销售。朱健介绍道, “当初在高金上的第一堂课《金融学原理》,讲的就是如何定价和估值。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投行,对于承销资产的定价和估值,应兼顾融资者及投资者双方的利益。如定价过高,对投资者不公;如定价过低,对融资者不公。如何找到一个既符合资产实际价值又符合市场需求,在融资者与投资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定价基准是投行的核心竞争力。”朱健同时指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高增长型企业,估值相对都会偏高,希望通过这些企业的后期增长,补上估值上的落差。

除了定价估值,朱健坦言怎样用合适的价格,卖给合适的投资者,甚至在市场失灵时依然具有包销能力,同样是投行的核心竞争力。“国内对于定价的空间是管制的,所以我们在定价估值方面的能力还未得到充分锻炼。国外有些投行更专注于几个行业,对这些行业的定价模式非常熟悉,如此就能获得比较准确的定价基准,并对偏好这些市场的投资者有着良好的覆盖率。”

作为国内顶级投行,国泰君安除了重视定价与销售外,朱健还强调国泰君安的共识及战略中明确将合规风控放在了首要位置。“从国内资本市场的实践来看,国内二十多年前创办且依然存在的证券公司并不多,大部分都经过了重组或更迭。很多投行随着市场的起起落落,关闭或被责令退出,最主要是在核心的风控上出了问题。”

在监管部门工作了十几年,朱健对于金融企业的合规性,防止过于冒进,保证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根深蒂固。进入金融企业后,他认为合规风控与定价销售同等重要,需要一起布局筹划,从而避免过于看重短期利益,保持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平衡好当下与长期利益间的关系。

近年来由于投行从业者的收入较高,已成为许多人向往的行业。谈到投行从业者需具备哪些特质,朱健认为第一是理念要端正。“如果工作的目的仅仅是满足个人的价值实现,没有更高格局上的理念,希望把金融市场做好,使我们国家更加强大,那肯定是不行的。因为有时公司利益会与个人利益发生矛盾,或者客户利益与公司利益发生矛盾,这时从业者的理念就显得尤为重要。”

第二点是具有过硬的综合素质,除了金融、法律方面的知识,还要熟悉企业的整体运作,对行业背景的分析,对未来竞争力的研究等,甚至包括语言和文字表达及概括能力。“有一家企业是做浇筑的,当时我们就琢磨如何概括和描述这家企业。其实浇筑在我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比如铸造青铜器也属于浇筑,最后就用古代版的3D打印来概括。由此可见,投行需要的不仅仅是金融知识,不同门类的学识都很重要。”

再者是要有强壮的身体,因为与投行的高收入相对应的是巨大的工作强度。“我们下面有些员工,一年飞了180次,几乎天天都在飞机上,有些出差几个月甚至半年,这么大强度的工作需要强壮的身体。同时,很多工作需要通过团队合作来达成,吃苦耐劳的团队合作精神也很重要。”

朱健最后表示,平衡好工作与生活的关系,如同平衡不同工作与不同客户间的关系,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能力。无论从事任何行业,都会面临压力与矛盾,关键在于能否直面并积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