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倩:一次关于爱的对话
发布时间:2016-05-06 浏览次数:816次

EMBA五期上海班

上海分众传媒副总裁

作为高金戈友会的核心成员,钱倩同时也是公益高金的代表人物。本期的走进校友,将由这位奔跑着行动着的高金人与我们分享她作为公益人的许多思考。

作为职业人,钱倩是分众传媒创始团队成员,著名传媒人士,曾策划过业界经典案例中国首届72小时网络生存的项目。作为公益人,自2009年来,她与华东师 大校友查建渝共同发起了爱飞翔上海站,致力于公益活动的市场化,规范化,一做就是六年。获得五四青年奖章和上海十大公益人物。


作为高金人,钱倩也有两个最鲜明的身份:她是挑战戈壁的斗士,曾以A、B队员身份连续代表高金参加戈九、戈十两届挑战赛;同时,她又是爱的天使,在她的呼吁下很多高金校友都已加入其倡导的长期慈善项目“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


在爱飞翔项目年度巨献——爱飞翔慈善音乐会之前的半个月,钱倩为爱飞翔姐妹项目“爱传递 再生电脑教室”去了贵州黎平地区的乡村小学,那里也是这次慈善音乐会上另一个亮点天籁之声——侗族大歌合唱团的家乡。以下的这次对话正是从这次走访开始。



问:这些年你去了那么多次乡村小学,可以和我们分享下这次特别的感受吗?
答:这次我不哭了(笑)。记得二年前,与SMG文广团队的志愿者们一起去建乡村电脑教室,在崆峒麻武村小,孩子们表演了一个情景剧,演的是自己的爸爸妈妈 都去城里做保安、建筑工人、做保姆了,去看护别人家的孩子了,而自己的孩子只能留在乡下,只能通过电话表达对孩子的牵挂,当时看得都哭得稀里哗啦,现在想 起来还心酸。


这次去黎平我不哭了,一个是有心理预期了,一个是比起六年前,这里教室也不是我们从前看到的破烂危房。孩子们的衣着都非常整齐。


这些年来国家对乡村教育投入很大,即使像黎平这样的县也计划建设2000间多媒体教室。当然,留守儿童还是占到70-80%。可孩子们的衣服、面色都好看多了。有个一年级的孩子还开心地对我说了,今年春节爸爸带我乘过飞机了,扶贫这概念看来是要改变了。


问:那应该是大部外出打工的父母用物质弥补孩子的方式?你作为一个投身公益多年的从业者在公益的路上除了艰苦付出和不再泪奔外,有过困惑吗?
答:是的,这是外出打工父母的难题。为了经济考虑,打工获得的收入更高,可对孩子来说,陪伴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一直折磨我们,非常难以改变。


做爱飞翔六年,初心很简单,就是帮乡村教师找到最基本的尊严,让他们拥有自信,拥有梦想。像留守家庭、留守儿童这样的大问题我们解决不了,我们可以做的是让教师的爱慢慢地渗透到孩子们的心里。


但 这样的公益项目的确是比较慢的项目,并不被许多人理解,不如具体的支教、寄送乡村孩子衣服营养午餐等可以吸引公众和媒体的眼球和眼泪。其实扶贫的概念一定 要有转变了,经济好了,人的精神需求更高了。而中西部地区教师整体素质的提高、公民意识的提高正是我们做爱飞翔的目标。




问:这次把“非遗”侗族大歌带到上海来参加演出出于怎样的考量?
答:自2012年以来,每年都有侗族老师来到上海,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无伴奏多声部合唱时,就是那个字:天籁之音,完全没有雕琢,直指人心,太动人了。这次的音乐会,想让更多人了解乡村和侗族文化,所以特地请了10位乡村老师和孩子来参加演出。


还 要分享一个故事,这次去黎平的一个村小,天不亮我们就从从县城出发了,巴士开了三个多小时,到的时候突然下起雨来,可孩子们在进学校两边的山路上上激动排 队等着我们去。中午吃饭时,大家一起在食堂排队,排队很长,孩子就开始唱歌了,歌声回响在校园里,那么开心,那么纯净,大家都由衷的喜悦。他们唱的是《东 方之珠》《月亮代表我的心》《爸爸去哪儿》等通俗流行歌曲,可那个韵味却特别绵长,这个村子不是侗族村子,所以就没有人会唱侗歌了。


爱飞翔特别希望通过这次慈善音乐会能让这种古老的上千年的民族合唱艺术走出大山。这次来的教师都是参加爱飞翔培训项目过的,也希望通过他们,让乡村的孩子知道“非遗”侗族大歌的地位。


问:说说举办本次音乐会的初衷?
答:乡村教育是件长期的事情,也是巨大的工程,即使爱飞翔北京9年,上海6年,能覆盖的乡村学校与老师还是极为有限。我们之所以坚持,就是认定这件事情有 价值的,是对城乡都有持久影响力的一个做法;而在自己做事的同时,宣传,动员更多的人关注爱飞翔关注乡村老师与乡村教育,用各自的力量与方式,让乡村教育 与乡村孩子们遇到的问题有更多的解决方案。本次音乐会就是这样一次尝试,跨界的阵容,高水平的指挥与演员,更多不同层面的观众,汇聚的力量来自四面八方, 更加坚定我们要把爱飞翔这面旗帜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