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金融人|田征,在激流拼搏中领悟人生
发布时间:2017-09-29 浏览次数:13337次

见到田征是在周末朱家角的码头上,一身紧身运动衣的他并不像是一位企业家,而浑身洋溢着运动员般阳光朝气。下水划起双桨,你能看到他对赛艇的热爱。他是一个喜欢在激流中拼搏的老男孩,有着他独到的人生哲学。

田征(EMBA8期 )

五贝集团 董事长 

高金赛艇俱乐部(筹) 发起人

“我是田征,澳大利亚五贝集团的董事长。”

五贝集团五大生态板块业务,首字母缩写在一起正好是一个英文单词DESIRE:

“D”代表Design(设计),十六年前,五贝集团从城市规划设计、景观环境设计起步,一直坚持走国际化的设计道路,把澳大利亚的先进理念结合到中国的实践设计中。“E”代表Ecological(生态),五贝集团积极推广立体绿植、透水地坪等生态建筑材料,加入阿拉善生态协会为环保事业贡献菲薄力量。“S”代表Sports(运动),五贝集团从赛艇入手开始布局体育产业,积极推动健康生活方式。 “I”代表Investment(投资),五贝集团在澳大利亚的基金管理公司有自己独立的全金融牌照,以地产基金和股权投资作为主要的发展方式帮助中国资本走出海外。“RE”代表Real Estate(地产),五贝集团通过金融基金投资同时适时进行海外房地产管理开发等业务发展。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田征的第一段创业经历更多是客观被迫的。作为一个优秀外科医生来到澳大利亚博硕连读,为家庭放弃了自己热爱的医学,投身与家族相关的设计事业之中。田征坦言,当时只想着把小目标完成,完成之后,就再回去做医生。然而放弃之后,虽然是曾经的最爱,但已经来不及了。五年后,再回到医院,回到手术间,发现自己晕血、晕手术刀,站在手术台面前竟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下去。那一刻,才知道一切已经过去了,必需往前看继续发展现有的事业。

可能正是因为这份对“最爱”的遗憾,遇到赛艇之后,田征又再一次燃起对一件事情的热爱与坚持。

通过10多年的连续经营设计公司和投资业务,田征有了财务上的自由,但却发现自己的健康又不行了,机缘巧合之下,他参加了王石先生亲自举办的训练营,一起前往哈佛大学学习赛艇。每天5点起床,练习到8点,住在大学生宿舍,一张钢丝床,简陋的书桌,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规律的生活,运动习惯的养成,不懈的坚持让他体重逐步从91公斤减到了71公斤。

参加香港大师赛前,田征在西湖集训,那一刻他真正爱上了这项高贵的运动。西湖,烟雨朦胧,荡起双桨时,举目皆是青山绿水,让人心无旁骛,只听到水声、 桨声、人声。不自觉中彻底忘了自己,人仿佛和自然融为一体。而这正是赛艇的精髓:放下自我和自然和团队融为一体。

在中国文化中,水是一个重要的符号,水柔,但可以克刚,你不能和它硬着来。在划桨的时候,要充分在水下借力于水,而不是拉出大大的水花。从创业推及人生,你也要低调,顺势而为,道法自然。正如老子所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2015年10月在香港第一次参加国际赛艇大师赛回来之后,基于发自内心对赛艇的热爱和希望推广这项运动,田征在2016年1月份创办了上海划然赛艇俱乐部。

溪山十里桐阴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李义山有诗:“溪山十里桐阴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忆及父母和少年时代,每个人都似在梧桐树下拾翠羽。唯有父母无私的培壅,才使世间小小的爱憎,变得愈加珍重起来。

谈起自己和父母,镜头前的田征没有落泪,却另有一番珍重。当年妈妈从云南军区赶回上海过年,结果火车颠簸中在上海长征医院早产了,所以他的名字里有个“征”字。出生后不久后他就跟着父母一起去了云南的部队营地,由于高原反应,在五岁被送回了上海,一直在外公外婆身边生活成长。小时候,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可能父母并不是小时候陪伴我最多的人,但你永远都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无私的爱,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总能挺身而出,不计较任何利益得失。”

在云南有一座桥,三岁的时候田征曾和父母在这里的军营合影。42年过后,田征在好友的帮助下陪父母找回到了已经杂草丛生的军营,看着父母用青春和汗水建起的营地和自己出生的地方,三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在42年前的那座桥上,田征和父母再次一起合影,心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人生,也许要有这样的时刻,才会真正有份量。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田征痴迷赛艇,下水的那一刻,期盼和喜悦就一起来了。他说,赛艇能触动心底最软的一点,而且是八个人同时被感触,八个人互相尊重,互相成为一起划到老的朋友,更是灵魂的伴侣。同时,你也在不断渡自己,从此岸到彼岸,不断得到更高层面的愉悦和平静的感受。佛学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渡己渡人。

当你把自己真正融入赛艇这项运动的时候,参加比赛,也并非讲求名利。真正的境界在于,放下自我,无关对手如何,不为你心中获胜的欲望所控制。只去划好每一桨,跟上节奏,跟上队友。

他错你也跟着错,他对你也跟着对。当然这需要绝对的信任,在信任稀缺的年代,这种信任越来越弥足珍贵。

一颗无为的心,抱着一个有为的目标。当你们最终划向终点的时候,你能感到四个人的心在一起“shaking”(摇摆),就已经很满足了。

田征感叹,悉尼家边的海滩上有多棵两百多年的广玉兰,比树下的人都活得更长,人生在世,都是匆匆旅客,留下再多名或利,又能如何。就如《红楼梦》里空空道人的《好了歌》,人生‘好’就是‘了’,‘了’就是‘好’。我们穷极一生追求幸福,而快乐和美好往往是那么短暂。人生短促,要珍惜的是旅途的感受,要把握的是当下的每一刻。

人需要有所坚持,就像赛艇这项运动能带给田征的一样。放空心灵,以无遮之目、赤子之心去看世界,也许更能不断接近活在当下的境界,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实现人生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