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人|李峰,在拖带和被拖带中拼尽全力
发布时间:2018-07-31 浏览次数:8864次

李峰(昵称:峰少),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既帅且暖。相处时间长了,会发现他的另一个特点,做事特拼。一年多前云南戈12拉练,命运和峰少开了个玩笑,伤痛让他错过了入围A队的名单;拖着受伤的双脚,同班同学百般相劝,峰少硬是不肯退赛,作为戈12B队队员体验了全程。戈13,他终于如愿以偿进入A队,担当政委。竞赛3日,他在拖带和被拖带中拼尽全力。

李峰(EMBA11期)
上海禾获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

拉爆自己成就队友

2018年5月3日,戈13第一个竞赛日,全程约32.5公里。上午大约10点20分,高金男队即将到达CP4涵洞打卡点,后队女生也已经从双墩子CP2补给站出站。战鼓雷鸣,这一天的比赛即将进入最后的决战时刻,教练组根据队员情况,明确第1天高金出成绩的6人名单。峰少的任务是,全力拖带当日选定的第6人周荷青,冲刺最后10公里。

此时已近中午,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戈壁阳光的毒辣。地表热得发烫,第一反应紧急救护车的黄旗(高温预警)被晒得奄奄一息,医疗志愿者在路边不知疲倦的竖起拇指测试参赛队员的意识。

峰少和荷青马上将进入的路段,变幻莫测,堪称魔性。那是一段很长的缓坡,长到让你开始怀疑人生;还有一段岔路密布的峡谷,复杂到导航都分不清哪一条正确;最后是一段漫长而魔性的水渠,无数大神在这里折戟。

荷青有些掉速了,峰少胳膊使了使劲,告诉她:等进了峡谷,就好了,等上了水渠,就快了。上了水渠,距离终点还剩5公里。峰少控制住最佳的节奏,把身体的能量一点一点传递给荷青;语言上还得不断重复,就快要到了,不能放弃自己。

比赛的路线队员们都太熟悉了,“就快要到了”无非是此刻最美的谎言,“不能放弃”绝对是彼此最好的承诺。

峰少是个极其细腻的人,他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拉你一把,也知道在什么时候帮你稳一稳节奏。这个简单的拖带动作,他已经反复练习了快一年。

戈赛有很不近人情的一面。在这个故事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成为英雄,荣誉加身;在这段路程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成就自己,得偿所望。

拖带的故事,往往是悲壮的。他必须以一臂之力拖带着戈壁队友,让队友出成绩。在这个游戏里,拖带人都必须忘记自己。

到达终点后,峰少与荷青紧紧相拥,一个哽咽到不能自持,一个泣不成声;一个拉爆自己成就队友,一个在大热天跑到失温成就团队。

弥足珍贵的有效成绩

第3天比赛日,女生减时优势不再明显,教练组要求前队4名男生拖带峰少,无论如何要确保5人同时冲线,高金戈13的胜利在此一役。拖带与被拖带,这样的转换,有点戏剧化,甚至有点惨绝人寰。

赛前,峰少说前夜他吃了安眠药还是失眠,第一次安眠药让他这么失望。或许是有些激动,毕竟他终于有机会亲自为高金拿下一个弥足珍贵的有效成绩;或许是有些担忧,毕竟前两日的比赛已经掏空了他的全部能量;或许他有点怀疑自己,毕竟这一天需要他在戈壁上跑出一个他自己都未曾想过的速度。

7点2分30秒,高金A队出发,从风车阵营地冲向戈赛的最后终点,白墩子,全程22.5公里。按照既定战术,前2公里我只带出530的节奏,希望峰少能尽快适应。但5公里不到,峰少开始掉速,脸色苍白,手臂冰凉,他的跟腱炎老毛病也开始捉弄他。大家开始轮流拖带峰少,此刻距离终点还有17公里。我太了解峰少的性格了,他就算倒,也只会倒在终点。

戈赛的魅力就是这个,在呼吸紊乱胸口炸裂即将爆缸时,我们依然选择咬牙坚持;在头晕目眩腿脚麻木意识混沌时,我们依然选择扶持前进;在体力透支身体失稳即将倒下时,我们依然选择不能放弃。唯一不同的是,峰少对荷青说的是:等进了峡谷,就好了,等上了水渠,就快了。而我们对峰少的承诺是:为今天你已经跑了两年了,不差这十几公里了,兄弟们一定会把你弄到终点!

时间在抬腿摆臂中机械地溜走,兄弟情义的沙漏被戈壁风沙慢慢地填满。

白墩子已经能看见!

过了不惑的年纪,能用整整两年时间来做一件事情已经实属不易。

还好,峰少的戈壁故事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