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人 | 吴梦根: 苦练六年终圆梦,泪洒戈壁话真情
发布时间:2018-08-06 浏览次数:12850次

为了圆戈赛的梦,他花了六年的时间来准备。戈友们亲切地称呼他为“梦主席”,他是一位认定目标便会踏踏实实地坚持下去的人,即使过程中经历挫折,也不会改变他的既定目标……

吴梦根(EMBA3期)

升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人生的三个18年

回顾自己的人生,吴梦根坦言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而每个阶段刚好都是18年。“我非常幸运,要不是1978年恢复高考,作为一个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基本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就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初三的吴梦根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考上了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德清县下属的乡镇工作,开启了在体制内的18年生涯。

那个时候,小平同志提出干部的“四化”,即年轻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吴梦根作为年轻的知识分子正好符合“四化”的标准,顺利走上了基层干部的岗位。1992年,吴梦根成为德清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1995年,他通过组织推荐、自荐、笔试、面试的“双推双考”,成为了湖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在湖州市体改委工作期间,他真切地体会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时值36岁的吴梦根开始思考,“人生的长度是既定的,但可以尽量拓宽它的宽度,这样的人生才足够精彩。我在体制内干了18年,既然已经预见到经济发展的浪潮,很自然地会想要加入其中。” 2001年,从政18年的吴梦根毅然辞职,投身商海。

吴梦根(右)与戈友会浙江分会会长吕柏仁(左)

从挫折中稳步发展

就在下海经商的第二年,吴梦根落泪了。“当时,我们公司聘请了两位从事股票交易的专业人员,将二千万交给他们操盘。没想到他们汇报的情况与实际有较大出入,等我们发现时已被强行平仓,两千万只剩下了二十几万。”2002年,二千万对于一家企业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亲自去深圳处理此事的吴梦根,得知结果后回到酒店,刚下车就控制不住了,在酒店大堂失声痛哭。正是这次惨痛的经历,让吴梦根深刻体会到金融的风险,懂得把风控放在企业管理的重要位置。

“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坚持把风险控制放在首位,深知在做大、做强、做长之中,做长才是最重要的。许多企业都是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出现问题,所以要量力而行。”吴梦根补充道,只有在保证了人才储备、技术储备和资金储备的基础上,企业才能保持良好的发展。市场上的机会很多,但未必每一个都适合企业自身的情况,跳一跳能够到的“桃子”才是切实可行的目标。

2011年,升华工厂所在的工业区发生群体性的事件,许多车间被迫停产。尽管升华的环保排放达标,但因为在同一园区也被深受影响。整整16天,吴梦根和企业管理者一面与监管部门保持积极沟通,披露信息并做出相应解释,一面接受政府相关部门的环保核查,同时还要做好当地百姓的安抚与沟通工作。由于升华的排放达标,未受到任何处罚,但停产十几天依然对企业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吴梦根感慨道,“虽然升华的排放是达标的,但达标的排放依然是排放,环境对污染物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痛定思痛后,我们决心转型,逐渐通过关停并转,从传统的化工企业转型为包括物流、金融等板块在内的集团企业。”也正是这一次事件,间接促使吴梦根到高金来学习。

绝不后退的金融梦

学习一直贯穿始终在吴梦根的生命历程当中。18岁参加工作后,吴梦根先通过电大的工业企业管理课程,获得了大专学历;随后又读了两年经济管理的专升本课程,获得了本科学历。在机关工作时,他参加了浙江大学的EMBA研究生课程班,随后又攻读了浙江大学的EMBA课程;2012年,吴梦根来到了高金,为企业转型做好的准备。

吴梦根坦言在高金念书很累,“我自认为数学还不错,但高金的课程涉及很多定价模型等,之前没接触过,需要许多的数学基础。上课过程中脑子一刻不停,有时还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几天下来非常疲惫,这比在企业工作累多了!”

高金不仅拥有一流的教授,还拥有一流的同学,这些人都变成了吴梦根的导师。慢慢地,吴梦根开始理解教授传授的都是前瞻性的理论和信息,同学们讨论的失败与挫折给正准备开创金融板块的升华来说,起到了积极的警惕作用。

吴梦根还介绍到自己参加高金的海外学习模块去了瑞士,“作为全球投资理财顶尖的企业,瑞士的金融机构不仅仅关注的是未来十年的收益,而是关注五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前景。虽然利率看似不高,因为足够稳健,回撤率非常低,这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如今,升华集团的金融板块除了小额贷款公司,还有互联网金融,民间融资服务公司和外贸金融服务公司,其中互联网理财平台名为“蜗牛”。吴梦根饶有兴趣地解释道,蜗牛虽然爬得很慢,但绝不后退,毅力非凡。这体现出升华将合规与风控放在首位,在保持稳健的前提下,保持一个上升的趋势,依靠时间来获得客户的信任,从而增加客户粘性。”

苦练六年戈壁终圆梦

说起自己与戈赛的缘分,吴梦根深情地追溯到戈7。“那是高金第一次正式参赛,当年我们班贡献了6名A队队员。我发现他们从戈壁回来后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我们分享了戈赛关于理想、行动、坚持、超越的信念,激起了我参加比赛的念头。”只是当时的吴梦根体重87公斤,别说长跑,走一公里都有些喘。为了圆梦,他坚持锻炼六年。体重从87公斤降为73公斤,累积跑步6000多公里,骑自行车6000多公里,游泳600多公里。

戈13第一天体验日的29公里和正赛第一天的31公里,吴梦根走得颇为轻松。体验日回到营地后,他立即投入到与队员一起搭帐篷的工作中。吴梦根力气很大,三两下就把固定帐篷的钉子打好了,还被队员戏称为“钉子户”。这下吴梦根干活更加起劲,一个多小时过去,反而觉得有点眩晕。当晚,医生判定他轻微中暑了。这一夜,吴梦根喝了很多水,睡得很不踏实。在集体荣誉面前,他很懊悔自己太掉以轻心,如果自己因为状况不佳而退赛,这将影响高金获得沙克尔顿奖。

左6为吴梦根

正赛第二天,一开始吴梦根还能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小跑,但不慎拉伤了膝盖附近的肌肉,造成膝盖不能弯曲,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或许是怕造成同伴的不安,吴梦根一路强忍着疼痛,紧跟着同伴们节奏。直到离终点还有一公里时,他才痛苦地告诉同伴自己拉伤了,实在走不动。于是在最后一公里,吴梦根在同伴的左右搀扶下,挪到了终点。

当赛事记者来采访的时候,吴梦根的状态非常差,只说了 “太困难,太感动”6个字就忍不住流泪;等到营地里的小伙伴招呼他去吃饭,大家围成一圈给他打来晚餐时,感念队友们的关爱、A队队员的勇敢以及自己的不足,吴梦根又再次控制不住自己恸哭起来。

比赛最后一天,吴梦根实在走不动了。队友们给他借来两根拐杖,陪伴他前行。这一路他又倍感羞愧,前两天他自认为速度还可以,就把对子宫浩然给丢了。但是最后一天,宫浩然毫无怨言,不离不弃,始终陪伴在他身边,他很懊悔自己当初把对子抛弃的行为。正所谓“一个人可以跑得很快,但是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等到终于抵达终点的那一刻,吴梦根再次落泪,心想再也不参加戈赛了。

一个多月后,在戈13回归日上,作为高金戈13年龄最大的男队员,吴梦根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的“戈壁圆梦奖”。这一刻,他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酝酿起下一次戈壁征程。为了感恩,他还主动邀请戈14到湖州拉练。或许这就是戈赛无与伦比的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