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人|黄泽宇:在投资中认知本相
发布时间:2021-08-12 浏览次数:3083次
2014级MF一共有49名学生。毕业5年了,他们锐意进取,屡创佳绩,开创出更广阔的天地。

黄泽宇(MF2014)

腾讯战投投资经理

他拿过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一等奖,并因此顺利保送进入了清华大学;他因实习时参与的诺基亚手机发展案例,开始思考“想象力、好奇心和批判性思维”;他从腾讯战投跳到互联网创业团队,再回到腾讯战投,不断加深自己对投资真相的认知,自我的探寻。

感悟能力的本质

高中时代的黄泽宇由于偏科,于是他选择了竞赛这条路,没想到这个选择结果还不错,凭借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一等奖的成绩,他顺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当年,他选择了高考录取分数最高的专业,进入清华经管学院。大学四年时间,黄泽宇坦言自己没有像别人一样去花很多时间刷GPA分数,因为他觉得本科学习应该是让一个学生获得对这个世界更全面的认知,获得自我学习和自我驱动的能力。但是为了能在大三出国交换时去个好的学校,他大一大二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来恶补自己的短板英语,很快他的英语能力大涨,并顺利交换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从美国交换回来后,黄泽宇开始面临就业问题。如果想找到好一点的工作,简历必须足够优秀,于是他不得不开始尝试“刷简历”。在埃森哲实习的过程中,实习生们被要求写一篇关于如何让诺基亚手机更有吸引力的报告。那个时候,诺基亚还没有被安卓手机的份额完全抢走,黄泽宇翻阅一些相关资料,在众多实习生的报告中脱颖而出。他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本质,他发现同样是高考体系走出来的人,大家对于命题作文以及开放性问题的解决能力是不同的,他这种没走过高考体系的人解题思路或许会更加不同。这让他想起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说过的观点: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是想象力、好奇心和批判性思维。这三种能力在高考体系里往往是被忽视的,这不意味着清华北大的学生就一定具备,其他院校毕业的人也未必缺乏。

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往往是很多大学生毕业旅游的时候。黄泽宇做出了自认为人生最正确的选择,他争取到了一个去腾讯面试投资并购部的机会。很快,他发现腾讯的面试风格跟大多数金融企业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他们往往问的都是很本质的问题。当被问及自己对P2P的看法,黄泽宇分享道自己是人人贷的用户,一次人人贷创始人清华校友来分享,他听完后觉得这个方式很有趣,所以他就投了1万块进去,1万块被拆成10个1千块,分别投进10个项目里,完成了一定的风险控制,尽管不知道是否全部项目都会亏掉,但如果只是倒掉1个项目的话,他至少不亏钱。面试官对黄泽宇的回答留下深刻印象,随后给了他一个宝贵的实习机会。

站在时代最前沿

在经历了咨询公司、投行、互联网公司的洗礼后,黄泽宇开始意识到自己内心最真切的想法,真正自己最想做的工作应该是踩在这个时代最前沿的东西,即互联网。从自我定位与职业发展路线来看,腾讯战投是最好的选择;其次是二级市场的互联网分析师;再次是一级市场PE/VC公司的TMT组。遗憾的是, 彼时的腾讯并没有开放合适的职位,于是他最后选择了保研高金。

硕士期间,黄泽宇饶有兴趣地跑去一家专门做特卖的网站实习,他想看看其他互联网公司是怎样做的;在他看来,这是家有趣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做投资却频频做出很多奇怪的决定,比如他们会去投资一些物流公司,并与自己的主营业务做捆绑,但结果都不太成功。他开始琢磨为什么同样是互联网公司,腾讯的投资会很成功。他得出的结论是,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不能认为自己有些钱拿去投资就可能做好;也不能太介入创业公司的管理,无论是控股,还是要求开放源代码,都可能打击创始团队的信心;相反腾讯的投资可能更纯粹一点,觉得企业好就投一点钱,腾讯生态中能够提供支持就尽可能争取,但通常不会向被投企业提出太苛刻的要求。

高金毕业后,黄泽宇如愿以偿地进入腾讯战投工作。在这里,他参与多个项目的尽调与投资。他认为投资是一个持续修正自己认知的过程,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公司该企业的融资过程起起伏伏,在A轮的时候没人看得上,到了B轮的时候突然全民疯抢,到了C轮的时候又进入群体观望阶段,现在资金压力很大。黄泽宇坦言,这或许就是投资行业有趣的地方。你的对手里并不都是巴菲特,但由于投机成功一次就可能挣到足够这辈子的钱,所以这里面存在着很多投机分子。

对于一些拟上市的企业,黄泽宇当初也投出过反对票。他解释道评估企业是否值得投资,他往往不会关注市场把他炒到多高,而是会考虑这个公司如果跌了30%,自己会惊慌失措,还是笃定增持?这不是一个成功的投资,只能说是一个成功的投机。他之所以反对投资这样的企业,是因为在其所在的历史机遇下,有人愿意给它几十亿的估值,有人愿意持有它,这可谓是赢者的诅咒,甚至可能是博傻的过程。但该企业未来十年的演变,在当下我们还看不到。

工作一段时间后,投资圈里流行一种说法是其他投资不如做互联网投资,做互联网投资不如直接干互联网生意。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加盟了一家互联网教育机构,但是很快又结束这个尝试。他介绍道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与文化,投资机构的文化是不仅需要自己有批判性思维,每天也要接受更多人的反对意见。但在社会上大多数企业中,长官意识倾向比较重,大多数人是没有反对意见的,这导致像他这样的人就变成另类。

人天生就不喜欢跟另类在一起,他深刻意识到或许像自己这样的另类更适合跟另一群另类生活在一起。很快他又回到了腾讯战投,现在的他依旧喜欢投资这份工作,因为这是个份创造性的、每天都在通过讨论,甚至争吵来寻求接近事物本质的工作,能够充分调动个人的各项能力。比如想象力,他认为投资需要具备丰富的想象力,从一家尚未盈利的初创公司商业计划书开始,得想象其商业模式的演变以及产业生态的构成,想象其中是否存在机会;与此同时还需要运用批判性思维,看到该项目的问题点。作为一名职业投资人,看到问题是相对容易的,但是看到机会很难,因为真正能够经受住批判的机会往往需要更强大的想象力;能够把乐观、和谨慎,恰当地组合,是难上加难的。

通过投资接触到不同类型的创业者后,黄泽宇渐渐发现凡是以财富作为驱动力的创始人,公司的市值做到30-50亿美金就很可能做不上去了,因为他很可能把大量的时间与金钱投入玩高尔夫,游艇,豪车上,而不再是工作。但是那些他们杰出的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CEO,他们每天吃着保健品,目的是让自己少睡一点,精力更旺盛一点,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游戏,但会带着使命感,全身心投入到企业的持续发展,快速扩张等业务当中。

学习中思考本相

对于高金的MF年轻校友,他表示不是谁都知道自己适合哪项工作,尽快通过实习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职业方向,是一种相对靠谱的方式。他解释道,最优解是“找到自己热爱,能持续一生的事业”;次优解是“找到自己不讨厌,能坚持从事的事业”。

在提及最近年轻人流行的内卷,黄泽宇觉得在投资行业这是不可避免的,总有人更聪明,比自己更用功。同时社会上还会有一些奇怪声音,比如30岁没有能力买下一套房子就是无能。黄泽宇坦言不要总以为别人在关注自己,实际上根本没有。更重要的是懂得放下,撕掉那些光鲜的标签,成为真实的自己。他不指望自己的孩子每次都考第一名,但是希望他能够更早地建立独立的认知能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就已经很出色了。

黄泽宇最后补充道,思考和学习本身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所有的决策都围绕着这个事情进行,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