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人|沈犁:坚定方向努力前行
发布时间:2021-08-13 浏览次数:1864次
2014级FMBA一共有240名学生。毕业5年了,他们锐意进取,屡创佳绩,开创出更广阔的天地。

沈犁(FMBA2014PTA)

财通基金 基金经理
本科英语专业的他,无意中在同学的影响下开户炒股,却因此确立了从事二级市场投资的职业目标;他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起步,到中金助理分析师,再到交银施罗德高级研究员,最终成为财通的公募基金经理;他一路晋级,并深信投资对于社会资源分配的作用和价值。

从审计到分析师

沈犁在高中时是学理科的,原本想报考上海交大电子等工科专业的他,最后阴差阳错被调剂到了英语专业。大二的时候,在同学的影响下,他开了证券账户开始研究炒股。在大四的时候,在私募基金实习过一段时间。在这段实习经历中,沈犁有着几点的深刻感受:首先,二级市场投资是按照基本面的;其次,他感觉自己的性格相对内向,比较适合这种工作;最后,二级市场的投资工作其本身的回报率也比较高,是一个高附加值的工作。

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沈犁面临着职业方向的选择,是选择回家乡,还是留在上海。尽管他当时已经想清楚未来要从事投资工作,但英语这个本科背景,在当时还是比较难找到合适的投资性工作,所以最后他选择去了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打算在四大起步,充实自己财务分析方面的能力。

在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准备CPA和CFA的考试,在普华永道期间,沈犁一边工作,一边为后续转投资行业进行着准备,并顺利通过了所有的考试,拿到了进入金融机构面试的敲门砖。除此以外,还积极的就一些感兴趣的股票进行研究,研读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并结合基本面进行分析。

2014年,适逢中金公司有一个研究部助理分析师的职位。当时券商的研究部比较偏好拥有四大审计背景出身的人。面试时,沈犁分享了自己对某些公司的分析心得,包括过去五年的财报如何、增发的情况、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存货是不是过高、销售体系是不是存在问题等内容。这给面试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沈犁最终顺利拿到了offer,并加入了必选消费组。

这个研究小组主要覆盖 A股和港股必需消费行业的主要上市公司,他在团队里主要负责搭建和维护财务模型和数据分析,完成小组和客户的数据需求。2015 年下半年开始覆盖几家酒类上市公司。

在接触投资没多久后,就接触到了价值投资,并在很短的时间接受了这种投资方式。他认为二级市场的投资应该是很多专业能力的集合,包括对公司及业务本质的理解力、财务分析的能力、面对市场波动时情绪的控制力等。与一般卖方分析师不同的是,在中金做分析师期间,沈犁很少出去路演,而是专注于提升自己的投资能力,扎扎实实的做着研究工作。他开始尝试从自己的逻辑来思考如何更好的投资,比如当时他就跟公司说,虽然现在茅台只有2000亿,但未来肯定过万亿,事实也证明了他当初分析的正确性。 

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

2015年适逢A股大牛市,很多基金公司不停在吸纳一些新鲜血液。交银施罗德也正在市场上寻找与公司匹配的买方分析员,作为老牌公募基金,公司重视基本面投资,对业绩的考核期限相对更长。虽然在诸多面试者中资历偏浅,但是他的买方视角和扎实的基本功打动了公司,最终突围成功,顺利的从卖方分析员转为买方研究员,朝着投资之路更进一步。

2016年1月沈犁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行业研究员,期间挖掘和重点推荐了的不少股票都取得了不错涨幅。不过也坦言,自己刚到买方机构时,也有过一段时间的不适应。与在审计和卖方投资时不同,当时作为新兵加入团队,有很多资深的前辈指导,但作为买方研究往往得独挡一面。尽管自己推票的胜率很高,但是被采纳的次数却不多;有时候推荐的股票,几个月内涨的不错,但是从基金经理那边得到的反馈并不是太好,这表明大家看问题的角度和期限不太一样,这阶段处于相对迷茫的工作状态。

不过,好在交银施罗德高水平的基金经理很多,通过几年时间认真观察他们如何选股票、如何操盘,渐渐地完善自己的认知和沟通方式。当他想明白了基金经理与研究员的立场与思考逻辑差异后,很多疑问变得迎刃而解。开始按照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和投资方式去处理信息、推荐股票,收到不错的效果,推荐的采纳率和成功率得到很大的提升。

随着个人能力的提升,沈犁在2019年来到了惠理集团,担任资深研究员,覆盖股票范围更宽,延伸至全部消费板块,包含A股、港股和美股。他坦言,惠理的工作经验对于自己非常重要,除了A股以外,他接触到港股以及海外众多好的企业与股票,补齐自己的短板,让自己选股视野变得更加开阔,投资逻辑也更加宏观、完整。

随着能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和释放,的口碑也在行业内逐步传开。恰逢财通基金希望寻找一个消费方面的基金经理,沈犁抓住机会在2020年底加入了财通基金,负责财通基金的一个公募产品。这一刻,他终于实现了自己本科毕业时的职业路径规划,成为了一个公募基金经理。 

选择高金助力职业发展

沈犁在本科毕业时就已经规划好了从事二级市场投资的发展路径,尽管此前通过CPA,CFA三级考试,但他认为实际上这并不是个很全面,系统的金融课程学习。工作几年后,到高金读MBA变成了自己最佳的选择。

沈犁表示高金的金融相关课程相当全面,教学管理相当严格,对自己的帮助是全方位的。不仅夯实了金融知识基础,还认识了很多金融方面的从业人员,与同学们的交流其实也从另一个角度打开了思路。印象最深刻的是邱慈观的《可持续投资》课程,现在“碳中和”、“碳达峰”变成了热词,可持续投资的理念变得很火,然而当时上课的时候还是非常前沿的内容。这门课也刷新了的认知,即用符合社会道德价值的角度去做投资,业绩会比平均要好;这也让重新审视当年非常热门的小微金融,尽管ROE很高,但风险不可控,收益难以维系。换句话说一个行业本质上还是要能创造社会价值,这样从事该行业的人,才能从中获得更多的附加价值。

坦言做投资是个终身学习,持续修正自我的过程,他非常建议年轻的校友从事二级市场投资,首先从个人层面来说,二级市场的附加值相对较高,收入会很不错;其次,投资行业有一定的社会价值,类似扮演着市场的无形之手,资金往往流向效率更高的公司,它的估值就会更高,行业内相似的公司就可以更容易获得融资。

此外,沈犁还认为投资是很个性化的事情,比如有一次他去一个消费品的渠道进行调研,同时来了十几个买方的研究员。在调研结束之后,发现基于同样的信息,但是大家对问题的看法并不一致,有人看好、有人看跌,有人认为会先跌后涨、也有人认为会先涨后跌。这里面可能跟研究员在调研时的专注力有关,也有可能跟研究员的知识储备有关,所以在投资行业需要不停的积累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