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5周年|EMBA9期上海篇:因为高金,他们拓宽了职业发展道路
发布时间:2022-07-06 浏览次数:636次

EMBA9期上海班一共有41名学生。毕业5年了,他们锐意进取,屡创佳绩,开创出更广阔的天地。

班委心声

谢琨(EMBA9期上海班)

世茂集团 执行董事

高金学习期间,我并未在班委担任职务;毕业后,大家推举担任班长。说实在,我这个班长做得不够,毕业这些年没有太好地为同学们提供好服务。好在我们九期班,无论是上海班,还是北京班,开学伊始就表现出强烈的凝聚力。尽管这几年受疫情影响,大家聚得少了,但心总在一起。我们班级的名字本身就很吉利,九期——久期,既有金融的味道在里面,也有长长久久的同学情谊在里面。说到班委分工,我自己的感受是似乎九期同学们人人都是班委,只要有机会,大家都愿意为大家服务,并组织各种活动。当然,班费管理以及对外联络,角色会比较清晰明确一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活泼,但又会是很有团队感的一个班级,这大概就是班级特色吧。

读书期间,班上举办了很多印象深刻的活动。比如在北京上课时,同学们就搞了一次清宫宴暨清代服装情景剧活动,女同学穿上清宫服装,真还很有那么点宫廷味道,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再比如张红梅同学邀请班级同学去河南宝泉度假区的“涯上太行徒步活动”,期间同学们还不忘学以致用,以她的企业发展为案例,纷纷献计献策,进行深入交流与讨论;还有许浚、费占军同学组织的澳洲行,表面上是一次澳洲地理文化的体验之旅,实际上也是同学们交流互动的旅程。

毕业后,大家工作也忙,加上这几年疫情防控,活动少了很多。但小范围的交流学习一直不断。只要同学们一有空,就会自发组织各种交流。今年上海疫情前,有部分同学还组织去了北京班的王建郡同学、李春田同学的公司参访。每次相会交流,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同学们来自各行各业,不是老板,就是高管,对社会、市场都有着自己的分析、判断和见解,并不需要刻意的主题或演讲之类,就可以获得不少启发。

最后,无论世界如何变化,祝福兄弟姐妹们一切安好!九期、九期,从未分离。


校友成长

胡碧云(EMBA9期上海班)

浙江伊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长

胡碧云研究生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管理专业,2010年她创立了自己的企业伊润资产,从事困境资产与特殊机会投资,专注于不良资产收购、清收处置,企业债务重组,结构化融资等业务,至今在行业深耕十余年。

困境资产也称不良资产、特殊资产,包括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和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伊润资产以不良资产为核心,与各大银行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及多家地方国资AMC均有合作,为困境资产投资机构及个人提供“咨询、收购、配资、清收、退出”等全方位服务,并提供债权清收服务与企业债务重组、债权及物权的优先级与夹层资金投资等服务,这些服务极大地方便了各合作企业债权快速退出,且为物权接拍者缓解了融资难等问题。近些年,伊润资产还推出破产重整基金与重整资产结构化融资业务,目标是拯救陷入债务或经营困境、但仍有挽救价值的企业,并积极创新及探索法律与资本结合的商业模式,为企业与政府排忧解难。

2014年,为了扩大国际视野,系统提升金融相关的各方面专业知识与综合能力,拓宽职业发展道路。在校友推荐下,胡碧云果断选择了具有高度金融与政治素养,且与国际接轨的高金。她感慨自己非常幸运,不仅在高金学习了相关的专业知识,更是幸运地进入凝聚力极强的班级。同学们亲如一家,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尽管在高金的学习成果难以量化,但她坦言高金的影响却是巨大的。读书过程中的“拓展训练”、“小组研讨”、“集体活动”等环节,都让她深刻地认识到,平等、沟通、交流、合作与团队精神的重要性,也赋予她拥有更强的领导力。此外,胡碧云还特别提及高金的教授,他们不是教具体的点子和生财之道,而是推动学生领会到一种思想,学会一种解决方法,然后运用这些思想和方法去解决实际工作中的问题,去完善、提高自身的技能和素质,这点对她而言受益匪浅。

当前国内的创业环境确实不太好,身边有很多朋友在创业的路上都没能走下去。胡碧云建议高金年轻的学弟、学妹们如果有创业的想法,一定要在就读高金期间积累相关的经验,比如争取投资方面的实习机会,并且积累所关注的行业经验,可以先工作几年,多沉淀一些人脉和资源,在创业的路上也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同时,要持续培养自己的创新精神,锻炼自己顽强拼搏、不怕挫折的能力,因为持之以恒是事业成功很重要的一个品质。高金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拥有最强的金融行业校友人脉,要充分利用学校提供的各种资源,获得更多的锻炼机会,包括多跟自己的同学、教授以及校友们深度交流,同时关注校友企业与高金的互动机会,这些对于未来的职业发展都会起到很好的助力作用。

李凯(EMBA9期上海班)

国际金融家论坛并购重组俱乐部理事、联席秘书长
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2001年李凯从厦门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作为律师助理加入了上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第二年取得了律师执业证书。因为律所规模较小,李凯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实战锻炼机会。在之后的两三年时间中,他独立处理了大大小小上百个案件,在这些丰富的经历中积累了非常宝贵的经验。2005年,李凯加入了方达律师事务所的争议解决部门,方达所在业内具有很高的声誉。2007年6月1日国内出台了《企业破产法》,借鉴美国法律制度,在破产案件中设置破产管理人,由破产管理人负责推动整个破产程序。在此之前,由于法律制度缺位,市场上只有极少数的律师从事企业破产或者相关的业务,绝大多数律师对破产业务几乎没有了解。方达所内部讨论后认为破产业务将会是一个新兴业务方向,值得投入。李凯当时也意识到律师的专业化将是这个行业的一个趋势,传统争议解决早已是一片红海,因此一头扎进了破产这个法律细分领域。

2007年上海高院根据新破产法规定设立管理人名册,方达所顺利进入名册。然而,法律制度有了,但破产法律服务市场并未同步兴起。直到半年以后,他们才通过摇号获得第一个案件,这是一个由上海浦东法院受理的某外商独资企业的破产清算案件,由于几乎无财产分配,李凯与团队律师尽管耗时半年多才完成,却只拿到了很少的管理人报酬。上海的整体经济较好,且以国有占主导,相当长的时间中,破产案件受理数量很少。同时担任管理人的案件都来自于法院摇号,这段时间中破产业务占李凯的工作量不到10%,而且其中80%以上的案件资产少、工作量大、报酬低,但是根据规则,律所一旦被指定则不能拒绝,否则会失去管理人资质。李凯曾一度很认真的考虑转型去做婚姻家事业务,他开玩笑的说这些工作也涉及清产核资,和破产有相通之处。然而说笑归说笑,他毕竟还是在坚持。

2016年,国家开始推行供给侧改革,要求出清僵尸企业,情况终于发生变化。一些地方政府、企业开始主动考虑破产的路径,加上这段期间大量违约集中爆发,市场上对破产重整业务的需求也井喷式上升,破产业务逐渐占满李凯所有的时间了,方达所的破产业务团队也快速扩张。2017年重庆钢铁破产重整,这是当年体量最大的一家上市公司重整,李凯带领团队担任了投资人法律顾问,该案件被最高法院评为当年度的全国十大案例。此后,李凯和团队开始介入一系列的重大破产案件。经过十年的磨练和积累,在破产业务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和资源,李凯在市场上也逐渐名声鹊起。

由于工作关系,李凯与交大凯原法学院合作很多,偶然机会听说了高金,被高金的课程体系与学员构成吸引。回忆起高金的学习经历,李凯印象最深的是高金贴近实务的金融课程设计及教学安排,同时,与金融专业背景同学们的交流,也让他收获颇丰。李凯坦言自己是个晚熟的人,踏入职场之初,十分懵懂。从2007年开始进入破产业务领域,实际上也比较被动。幸运的是,也正是由于这种被动,一直坚持了下来,最终获得了认可。从自己的个人经历来看,他建议年轻校友们选准一个方向,然后要能坚持,在一个方向上持续不断地积累专业经验是职业晋升的基本,终有一天也能守得云开见月明,迎来属于自己的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