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和大神相比也许差了好多个戈壁,但我选择挑战和坚持…
发布时间:2017-06-29 浏览次数:16189次

戈壁挑战赛的四天仅睡几个小时,到回到上海的头些日子,凡能躺卧之处,都能很快睡着。飞机、汽车、高铁、美容院、按摩拉伸床,恍惚间常常还伴有戈壁梦。时光倒回至终点,队友们的拥抱和欢呼,比赛后的各种合影还没适应,便已结束。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很多想法不及落实,不少场景尚未经历,双脚和双腿的酸胀隐痛,也在提醒我,该结束休息了。突破新极限却无大伤病,让我已觉庆幸,;一路的别样的风景和感动,更让我欲罢不能。

从C到B

接触戈12缘起后来大A组的周荷青(EMBA11期),我们相识于拓展组聚会筹备。她拽着我赶去2016年7月9日戈12开营的启动会,被一群老戈友带到操场拉伸跑步。

第一次纯子(黄志纯 EMBA11期)伸出手带着一起拉伸,第一次进举赵磊剑(EMBA10期)陪跑操场。虽然不曾相识,但从他们积极的话语,阳光般的笑容,感受到热情的正能量。

起初我的目标是轻松跑C组,快乐游戈壁。到了B队快要报名的时候,一直坚持训练的磊剑就跟我说,C队就是观摩,你这体力可以上B队,晚上一起搭帐篷,夜里看苍穹满星的,早起看大漠日出,白天想跑想走都可以,这多美啊,难得一次,不去B队可惜了。磊剑说的话着实让我心动,对于习惯5公里以内乐跑的我如此长的距离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对一个从小在西北长大的人来说,在戈壁上走上四天睡个三晚,却是种从未体验、为之神往的经历。于是,几次被忽悠后,众多大神里,加入了我这个酱油B。

备战戈壁
长久的膝伤,是我增加训练量最大的阻碍,我没有A队严格的训练计划,但通过慢慢放长距离,跑量也在一点点的突破。这期间参加过老戈友的晨练带跑,也蹭过A队训练的两次拉练,以及金融民工跑团的乐跑活动,都让我不断看到自己的潜力。

去年10月16日和戈12大A的黄妙娜(EMBA12期)、李小丽(EMBA12期)、周荷青、王莉(EMBA11期)、张娟(EMBA12期)一起参加上海女子半马,首度超过10公里(非半马);11月南京拉练,初遇很多老戈友,并从12KM突破到20KM。


浦东女子半马 李雁(左2)

戈壁四日,顺利成行无伤病,不得不提让我始终坚持打卡的金融民工跑团。每天早起打卡或者问候的团友不少,给我的坚持注入了动力。跑的不快跑距不长的我,成了跑团里最勤快的跑友。群主是尧都农商的李江涛,他每周最过瘾又痛苦的事就是踢人,偶尔拉人,人数从上百递减到40多。留下的团友都是重视群和群规的,有大神级配速在4分的,也有乐跑快走配速在9-10分的,并不妨碍我们一起坚持跑步,一起畅谈搬砖的快乐,一起笑谈分享各种趣事。

大神跑的快就多跑点,乐跑跑得慢就拍拍照。跑团的宗旨体现了我们共同意愿:无论你是昂首阔步追求配速型,还是慢慢踱步欣赏风景型,无论你是恒速慢跑坚持不懈型,还是享受PB突破PB型,我们都一起在路上,除了搬砖,我们还在一直跑,一起跑向诗和远方。

传承赛制

商学院戈壁挑战赛赛制非常有意思。线路从古塔尔寺出发,经过六工城、城北戈壁,到白墩子,全程117公里,实际,上估计有120公里左右。AB队四天行程,全部吃住在戈壁。帐篷、睡袋等行囊装入吨袋后由组委会卡车搬运,个人则负水和路餐前行。参加戈壁挑战赛的每个学校都会分为三个队,A队负责竞赛,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终点,每天取第六名的成绩排名。


B队和A队是同样的线路,在关门时间内到达终点即可,但肩负着为A队服务,搭帐篷,发呆、拍照、一路感悟赏景等多种职能。C队为体验队,走完第一天28公里后,中间两天可以去游山玩水,最后一天在终点迎接AB队。这样的赛制设计,和企业的管理和生活很相似。


A队像前台部门努力向前冲,拼反应拼速度,为团队赢取先机和名次。A队内部要配合,太快的需要符合总体速度,带跑较慢的。

B队和老戈友陪伴就像中后台和后备人员,每天收搭帐篷,整理营地,保障A队的休息,让A队安心备战。除此以外,安排陪跑、训练、拉伸等,同时带动处于辅导期的潜在种子选手。而C队则像亲友,理解你的打拼,在起点和终点为你加油鼓劲,一路场外陪伴。

此外,每年A队队员都会成为次年或未来B队的中坚力量,陪伴服务未来A队的队友,让戈壁的经验和精神得以传承,这已经成为高金戈友会的传统。而B队和C队因为备受鼓舞也不断有人升级到A队。在彼此配合服务的赛制以及艰苦多变的赛道里,短短四天里无论是团队还是个人,都会被激发出有趣的火花。

梦幻戈壁
戈壁一路走来,风景各异。一会放眼望去是苍茫戈壁,一会抬头看有棉花糖似浮云。戈壁最美的风景在清晨、傍晚和深夜,尤其是戈壁落日,一如戈壁的颜色苍黄古旧,又像如来的神袋,一点一点把光线收入天际。

最令人震撼的是第三晚在魔鬼风车阵,夕阳由近向远,缓缓沉落在巨大的叶片转动之间。我们的大帐后,就是最佳的观看点,爱好摄影的戈友一溜烟的端着长枪短炮在刷片。


每到午夜之后,一个人走出帐篷放空自己,帐灯大多已熄,营地更加安静也变暗。花上几分钟,静静地仰望苍穹满星的夜空,细细地等眼睛适应。你会发现,灰白色的银河清晰可见长长穿过天际,明亮程度不一的星星,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这世上最大的球型荧幕里, 让人仿佛沉浸在太空里。

“患难”兄弟
让一群还不熟悉的人成为朋友,让原来认识的人重新认识,因为戈壁上的共同的目标而建立了一种戈壁关系,俗称戈友。所谓无兄弟,不戈壁。我们这些上了戈壁的女子也因为戈壁成了女汉子,统称在兄弟之列。

从出发机场才开始集结的高金B队,有一多半的人还不认识,另一小半的也只是短暂的接触。短短四天,和林丽丽共用过一双筷子吃饭,和陈松(EMBA11期)、曹翼共用过同一个杯子喝水,分享了他们独家专有补给,和张宏飞会长(EMBA6期)一起分享过同一包榨菜。


曾经在大帐里,互相拉伸相互按摩,大帐外风沙乱吹,头发乱舞,大帐内一堆大男人学着女生贴着面膜,滋润享受;

曾经在骆驼刺里,看着前面的队友或提臀扭胯,或小步跳跃,或蹒跚而行,这种性感的步伐估计平日很难欣赏得到;

曾经在大坝上,抓住对面看不清楚面孔但伸过来有力的手,轻松跨越障碍,那一双双温暖的手会让你感动不已,心存美好。



B队在终点前汇合

这四天我们的队伍里也状况不断。有冒着烈日暴晒下搭帐篷快中暑的;有脚踝受伤就靠着止痛药和神医扎针继续的;有跑得脸肿眼肿变了模样却依旧慷慨激昂的;有一路扶持队友累瘫在大帐的,有出发时就带着伤病咬牙坚持的。

队伍里曾有过退赛的犹豫,也曾有过伤痛压力带来的彷徨,但最后听到的声音更多是:只要腿没有骨折,我就坚持下去。大伙都咬牙坚持说要拼了,不断爆发出来的能量和拼搏会感染到所有人。

整个团队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留有遗憾,相互扶持,尽力做到最好的结果。最终我们完成使命,100%完赛,拿到了沙克尔顿奖。这个奖真心来之不易,唯有参赛者才会深有体会。

身心现形

看着B队冲锋队员们个个上奔下跳,内心崇拜不已。队长杨纲(EMBA6期)在比赛第一天快到终点又回撤8公里照顾后队队员,再看着A队队员像火星人一样脱离了地心引力每天花2到3小时就跑完了一天的行程。对比一下自己,跑跑走走的四天,虽然没有大的伤病,但每天都有不同程度不同部位的酸、胀和疼。


有人说戈壁是让你的身心现形的地方。说的没错,戈壁就是另一种自虐式体检仪。身体哪里不适,说明哪里的肌肉弱,哪里疼,说明哪里平时缺乏锻炼。第一天小腿胫骨肌肉疼,第二天左大腿前侧右大腿后侧隐隐的痛;第三天臀部两边,大腿后侧疼,第四天下半身隐隐的胀痛,不知来源于哪里,还有脚底胀痛;痛的时候就会想起老戈友新中师傅(甄新中 EMBA5期)在群里建议我多拉几次LSD(Long Slow Distance 长距离慢跑)。那错过的几次拉练,用各种借口推掉的训练,到戈壁都转变成了各种痛或不适。

戈壁最美的是夜晚,最难熬的也是夜晚,帐篷里风声在耳边呼啸,快进入梦乡却被下半身蚂蚁咬噬般隐隐的酸胀痛所扰醒。不知道还有谁像我这样,每天入睡之时,就盼着日出再出发。


有痛也有收获,戈壁又是膝关节康复和足底按摩的运动练习场,多年来的膝伤不仅没有出问题,回来后反觉更加强壮。5年前的左膝韧带置换和半月板缝合一度让我以为和这些极限挑战的运动无缘,而进入戈壁前的两周左右膝盖的不适又让我多了几分忐忑。这些不适,反而在戈壁的几天慢慢适应。仔细想来,戈壁大部分的地面有着不同程度的松软,对关节的缓冲足够,而路况的变化和大运动量的刺激又使膝盖附近的肌肉得到不同程度的锻炼,这是一种绝佳的康复手段。孙今昔(EMBA11期)说戈壁就是最好的足底按摩垫,来到戈壁就尽情享受各种按摩,痛并快乐着的按摩。

戈壁归来,收获良多。作为一名B队酱油队员,和大神相比,相差了好多个戈壁,但我选择挑战和坚持。不局限于自己的过去,你将会收获更多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