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金融人|张宏飞,从随队摄影师到戈友会会长
发布时间:2017-06-29 浏览次数:18170次
我很喜欢听故事,特别是金融人的故事。

《百味金融人》系列纪录片,听他们讲他们的曾经,他们的内心,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爱。也许他们的经历是我们的曾经,也许是我们的未来。


张宏飞(EMBA 六期)
SAIF戈友会第三任会长

乐乎投资 合伙人

2014年张宏飞第1次前往敦煌参加第九届商学院戈壁挑战赛(简称戈9),飞机从上海出发,过了西安地界之后,他发现空中俯瞰再无半点绿色,茫茫一片都是荒凉的戈壁滩和起伏的沙丘。踏上敦煌瓜州的比赛场地,他感到了深深的震撼:“好像不像是站在地球上,而是在火星上。”

“绿马甲”的荣耀与责任

备战戈9的时候,张宏飞的体重超过80公斤。为了减肥,刚进高金上过几次课的张宏飞,就被感召去跑步。当时的戈友会并没有成立,甚至没有正规的教练,但经历过戈8洗礼的李树华(EMBA5期北京)兴致勃勃地号召大家国庆去重庆跑步。一群跑步入门者携家带口跑到重庆,期初以为是度假,没想到迎来每天“苦逼”的拉练。由于家属们的大力支持,大伙的训练激情反而越发高昂。


戈9在风沙中出发了

只是没想到正式比赛后第1天,就遇上9级沙尘暴。上午的时候还风和日丽,转眼间就看到远处的黄沙如海啸般排山倒海的扑过来。虽然事后想起来心有余悸,但当时在竞赛的环境下,队友们全部义无反顾的冲进了黑压压风沙里,这给张宏飞带来巨大的震撼。

戈9人才济济,高金最终获得第8名的好成绩,但是在很多戈9A队队员的心理,他们更多是留下了遗憾。因为凭借他们平时训练的成绩,他们原本可以取得更好的名次,但他们输在了不懂规则,没有配套后援保障等一系列问题上。此时的张宏飞并没有像队友们那么难过,因为他上战场前也没有弄明白规则到底是什么,所以对名次少了很多期待,反而更理性地看到高金与其他商学院的差距。

等到沈锦祥(EMBA5期)在筹备戈10的时候,他很早就接下任务,比赛时将作为随队摄影师陪跑。随队摄影师非比赛身份,但是可以作为特殊身份陪跑A队队员,助力队员完赛。这也是戈9后戈友们才发现的诀窍。随队摄影师通常会穿着“绿马甲”,但往往只有跑步大神才拥有披挂绿马甲上阵的权利。这是一份荣耀,也是一份责任。


张宏飞(左1)在戈10赛道中为A队队员指路

为了提高比赛的难度,戈10比赛最后一天,主办方临时调整了比赛路线。根据新收到的路线图唐教练与张宏飞一大早就跑出去探路。

这一天狂风大作,沙尘肆虐,散兵作战的队伍连迈步都很困难,根本无法跑起来。顶着九级大风,领队沈锦祥义不容辞地跑在了最前面,试图用自己的肩膀为其他队员挡风。随后,探路回来的张宏飞也很快加入到陪跑挡风的阵营当中,因为熟悉新的线路,他们在十公里内就把原本成绩暂时领先于自己的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最终戈10取得了第6名,这也是高金戈赛史上最好排名。

十人的成绩,是一场数百人的爱心接力

等到今年戈12比赛,张宏飞已经是第11次进入戈壁。他坦言“每一次去戈壁,景象都完全不同,就像是去到了11个不同的地方。”只是他今年比以往变换了身份,作为戈友会第三任会长,这次他作为高金戈12领队带队参赛。

“因为自己职业转换,正好比较有时间投入到戈友会工作上。过去的一年真的非常开心。”张宏飞笑着分享道,但我们知道戈友会的会长其实一点都不轻松。



第二任戈友会会长虞琬茹(左三)
与第三任会长张宏飞(右三)交接 


由于赛制改变,原本上过B队的老戈友有机会上A队,在处理平日训练拉练筹资宣传等各种事务后,张宏飞还花很多时间在老戈友的号召与发动上。在2016年10月湖4戈友接力赛上,他特别邀请高金记者团(筹)一群MBA校友去给老戈友们做专访。早上7点他就酒店餐厅去招呼老戈友务必去接受采访,他深知高金戈友基础的薄弱,更理解老戈友们的无私付出。除了希望他们能重返戈壁,他更希望能把老戈友们身上无私奉献,坚忍不拔的精神能传承到更多新戈友身上。

高金戈12代表队点将台亮相 

最终有近120名校友作为戈12代表队参加比赛,高金的B队人数第一次超过了30人,在苍茫无边的戈壁滩上高金第1次有了2个大帐,可以供A队,B队同时休息。很多老戈友作为B队队员回到了赛场。戈10A队队员柴国斌(EMBA5期)、刘雪莲(EMBA6期),戈11因故未能参加比赛,在戈12也义不容辞报名参加B队。“对于他们来说,参加完A队再上B队给大家服务,就如同还愿报恩一样自然。这就是戈壁文化中所谓的传承。”

从最初的不明规则参赛到身为戈友会会长打造团队,张宏飞分享道,“一个学院B队队员的人数就是这个学院的戈友中坚力量基础。只有跑过B队的队员,才会真正体会戈赛的魅力,他们会像自来水一样为戈友会宣传助威,号召更多人参与这项运动,吸引更多有潜力的种子加入到比赛中来。”


除此以外,尽管张宏飞花了很多时间在戈12A队的备战上,但是壮观的体验日比赛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这一天赛道上的人数也最多,沿路上我们能看到各院校举着浩浩荡荡的大旗,互相喊着口号。看到高金的大旗也在黄沙中飞扬,张宏飞特别自豪。当晚被告知所有C队队员都全部完赛后,他心底也不由地被触动。因为他深知大部分C队队员平时都不运动,大多身形臃肿,步履蹒跚。但他们硬是赶在关门前走完了全程,捍卫了高金历年100%完赛的传统,他为高金人感到骄傲。

戈12执委们的付出也让张宏飞倍感舒心。他坦言,“所有队员的付出都是自发自愿的,在沙漠这种极端环境与物质匮乏的地方,愈加能让人感受到身边人无私付出而带来的温暖。”除了亲身去往沙漠的队员们,SAIF戈友会还有着庞大的“后援部队”。戈友会的理事会、班级大使以及执委会为了这四天,做了长达一整年的准备。


“张蕾是今年戈12的执委,她本人不太跑步,每次拉练她都跟着去,每次就只到现场去走走,看看补给点检查补给是否充裕,负责妥善安排各种后勤工作。赛前两三个月开始,她就为比赛大量采购物资,事无巨细花费了很多时间;群里的‘纪委书记’梁晓宇,因为怀孕不能参加跑步,但仍然坚持每天在群里监督‘打卡’,用Excel表格汇总出大伙的跑量,甚至在美国临产的前几天还克服时差,在群里坚持更新打卡数据。”

不仅如此,戈12接近300人的捐赠名单也让张宏飞感动不已。这300人当中很多人从未上过戈壁,仅仅是听了他们的故事,就慷慨纷纷。他开始明白,一次戈壁赛不仅仅是A队十人的成绩,更是一场数百人的爱心接力。

这是心灵洗涤、跨越代际的传承

参加戈赛后,张宏飞笑谈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体重变轻了”,从原来的80公斤变成现在的65公斤,但实际上带给他最大的改变是心态的平和与乐观。“只要身体变得更健康,精力变得更充沛,人自然就会变得自信和快乐。其实快乐其实很简答,根本就没有那么复杂。”

俗话说人到中年,反而不容易交到真心的朋友,但是在跑步的过程中,很容易能交到单纯的好朋友。更何况是在沙漠的环境之中,只有有限的水和食物,患难之中的感情是最不可撼动的。戈壁是个神奇的地方,每一位投入其中的人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有的校友参加训练之后,降了血糖和血压,有的体重恢复到了十年前,甚至大学时的状态。除了身体变得更健康,大伙的心灵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与涤荡。也许戈壁中获得的勇气,很多校友跑完步都去创业了,比如从戈9B一直跑到戈12A的林静(EMBA5期),她原本是做律师,现在创业做了‘跑世界’,专注于运动康复;戈7A祥戈(EMBA2期)是3届SAIF戈友会的秘书长,现在做了百马荟推动各种运动赛事;戈11A母其丹(EMBA10期)创立了赛艇俱乐部和‘戈壁玫瑰’。他自己也离开待了15年的海外上市公司,投入到投资创业的浪潮中去。

戈壁不仅自己获益,自己的家庭也在奔跑中受益匪浅。因为戈壁拉练时,往往会带上自己的家人和孩子一起参加,家庭与家庭间的关系越来越近,彼此的子女也都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张宏飞还惊喜地发现“理想,行动,坚持”的玄奘之路精神,不仅仅在一届又一届的戈友中传承,还是一场跨越代际的传承。戈二代们不仅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取得很好的名次,还在学校建立户外俱乐部,把从父母身上感知、学会到的戈壁精神进一步传递、感染更多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