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金融人|刘波,我被忽悠上了戈壁
发布时间:2017-08-22 浏览次数:17406次

为什么会参加戈壁挑战赛,他戏称自己是被忽悠的。但对于戈壁上的四个日夜,在荒漠中126公里的行程,他觉得惊险又精彩,艰苦又感动,每一步都混合着伤痛、苦楚,也伴随着鼓励、支撑,既有人生难得达到的高峰体验,也收获了浓浓满满的戈友之情。

刘波(EMBA12期 ) 
上海为安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创始合伙人&执行总裁   
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不良资产信息应用专委会 秘书长  

第一日:此去生死两茫茫的悲凉

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戈壁,当经过五个小时的飞行,到达敦煌机场的那一刻,无比苍凉,有一种此去茫茫,生死未卜的感觉。

参加戈壁挑战赛,虽说是受了同学劝说的影响,但我本身就是一个要强、爱折腾的人,大学毕业后我留校任教,考了体制内公务员,做过法官,在互联网金融最具争议性的野蛮生长阶段,开始了互联网金融创业,我一直都认为,事情可以不成功,但人生不能不精彩。

内心深处爱折腾、爱冒险,就是这种受性格影响,虽然出发前我给自己定位是老年健康跑,但是体验的第一天,兴奋劲就出来了,既来之,则安之,跑起来直接从定位老弱病残的托底B3队窜到中间力量的B2队了。但是平时长距离跑的比较少,跑了7公里左右之后,心率、呼吸以及身体物理条件对环境的适配性都跟不上去,又慢慢掉队了。途中碰见了李峰、文君,我们都是天生的工作狂人,接下来10公里,我对着投资人讲了两三个小时,活生生的一场戈壁创业路演。虽然自然条件恶劣、气候不适应,但是有这样一群兄弟姐妹照顾,我顺利平稳走完了第一天。

第二日:右脚受伤,架在戈友肩头坚持到终点

第二天要行走约32公里,路程包括黑戈壁、峡谷,属于地貌较为艰苦的一天。我大概先走了5公里左右,然后开始慢跑,接近14公里时,右脚脚踝关节连接处非常疼痛,突然觉得痛点崴了一下,脚就这样受伤了。有一种撕裂的痛感,并且迅速肿起来,有淤青,右脚无力行走。后面要进入满是骆驼刺的盐碱地,非常硬,非常难走,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沮丧和失落的,不知道怎么办。于是呼叫李峰,他折回帮我进行了按摩和拉伸,我架在他的肩头上,差不多走500米左右就要停下来歇一会,才到了第一个打卡点,简单地用绷带把伤处处理了一下。

从左至右:董冬冬、李峰、刘波、陈松

后来碰到右膝盖同样受伤的郭翠英老师,把两只手杖都借给我用,而对戈壁挑战赛非常有经验的卢伟大哥,用手杖已经炉火纯青,就像洪七公教授郭靖降龙十八掌一样,倾囊相授如何使用拐杖。地貌越来越艰苦,黑戈壁和峡谷上上下下,都是石头,完全不能用力,所幸又碰到了我的合伙人董冬冬,李峰、陈松、三人轮流搀扶,每走两三百米就要歇一会。当最艰难的一天走过最后3公里时,李峰、陈松、董冬冬的肩头都被磨破了。期间B队队长杨刚到终点后,折回7、8公里来照顾我们。

杨纲从终点折返陪跑

到了终点,雁子姐一把接住我,帮我端茶、倒水、更衣、解鞋,搀扶到拉伸点。心里特别特别感动,没有这群戈友,我不敢想象能够到达终点。

第三日:涅槃重生,使命必达

第三天的行程是最艰难的,不仅有黑戈壁、长满骆驼刺的盐碱地,还需要爬坡过坎,有迷路的风险。风车阵看似很近,就是走不到。同样受伤但是伤势不如我严重的文君,树立了目标,一定不能比我跑的慢,可是我也是要强的人,拄上拐棍走得飞快。   

离终点还有7公里的时候,距离关门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发现,照现在的速度,肯定无法在关门之前到达终点。这时一股热血又涌向了心头,腿废了就废了吧,扔掉拐杖,以腰部和臀部的运动带动腿部,像扭秧歌似的,就跑起来了。一个瘸子跑起来了,橙黄色的丝巾在空中飘舞,那个画面非常靓丽。快到终点的时候,发现王莉美女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大家手挽着手跑完了全程。

人生也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觉得坚持不下去,就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只争今朝,无惧明天,就一定能够完成。人在超越一种极限之后,那种愉悦和快感,是多数人在平凡生活中难以拥有的高峰体验。

第四天:一路走来特别精彩

第四天22公里,完全不是事,最难的考验坚持过去了,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走完全程。我们跑两公里,走两公里,处于中间部分靠后一点的位置。感谢洪亮,吃了一辈子最甜的、味道最美的一次西瓜,之后健步如飞,百米冲刺时最幸福,左右美女相伴,扛着高金的大旗,带上花环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126公里的茫茫戈壁,没有心理、身体准备,充分感受了什么是团队,什么事使命必达,职责所在。一个人可以跑的很快,但是跑的最远的一定是团队而不是一个人。

炼狱般的四天坚持下来了,我不是跑的最快的选手,但一定是收获最大的人之一。最大的感悟有两点:一是人生或许有偶然的成功,但真正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二是用实力让情怀落地,实力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连接纽带。

当然收获最多的是戈友之间团结互助友爱的精神。老戈友对新戈友的关爱,新戈友精神的传承,走过茫茫戈壁,都是兄弟姐妹,好基友,一辈子。